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灵感充沛,按时交稿,山珍海味热切糕;文思枯竭,只字难书,一碗清汤煮面条。

emmm再有待补充。

[楚郭]长清——6

        楚恕之家的书房并不算大,于是比起其他位置看上去要充实得多,而且意料之外的,书房竟然还比较干净,至少目之所及没有肉眼可见的浮尘。
        朝南开了很大一块落地窗,略略倾斜的阳光满满地撒了一屋子,正好照在靠着北向那面墙摆放的高大书柜上,透过书柜薄薄的玻璃,给那些书的书脊镀了层金光。
        正对着房门的是一张挺宽大的红木办公桌,办公桌后面的转椅真皮坐垫那块已经有些微微往下凹陷的意味,郭长城以为楚恕之平常应该就只是窝在那张单人沙发上。
        郭长城走到书柜前,打开玻璃的柜门,随手抽出一本书,是一本小说——是个很有名的武侠小说,其作者在文坛也算得上不可或缺,郭长城看过这本书,也是和这一本一样,是三十周年纪念版。
        但是这一本和他的那一本略有不同,随手翻几页,偶尔会有便利贴贴在书页上方空白处,有的便利贴上零零落落写了几个字,有的则密密麻麻写满了。
        从头到尾下来,便利贴硬生生把这本书给撑厚了。
        郭长城有些愣怔,他朝书柜里取出这本书这一行看过去,紧贴着的还有二十周年纪念版、十周年纪念版、初次影视化纪念版……
        他把那本书重新放回书柜,又往上一行抽出一本书,同样是写了很多便利贴笔记,书页角落有些卷边的痕迹,但都看得出来已经被人妥帖地压回去处理好了。
        他又看了几本书,甚至也不经意看到了《乱长安》、《锋芒》那些楚恕之大热作品的剧本,无一不是记满了笔记。
        字迹清隽有力,并不是随手涂鸦。
        直到此刻楚恕之在他心里那个有些刻板的“明星”印象才开始缓缓剥落,露出里面一个有些模糊的“人影”来。
        而楚恕之的某一角落也无意间被郭长城窥见,在那个角落里,他长时间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手里翻着的可能是一本书,也可能是一个剧本,另一只手上的钢笔轻巧在指尖转了个圈,又在纸页上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
        郭长城合上玻璃柜门,转身刚好对着落地窗,窗外高楼林立,金色的光在各种光滑表面反射曲折,投射出一片明暗交织的城。
        总有人为了名利为了所谓流量争得头破血流,速成越来越“速”,大热越来越“热”,但郭长城并不懂这些。
        虽然因为不懂也不是很想懂,他总是被吐槽说是“中年退休老干部”。
        在他心里到底还是对这些所谓的“热”存着一份质疑和不看好,太过于猛烈的燃烧只会让燃料消弭得更快,然而对于任何一个圈子任何一个人来说,昙花一现都是远远不够的。
        可是今天他却轻易又被这些笔记打动。
        那些被好好善待的书籍和剧本,那些被反复揣摩的人物和剧情,以及背后那些被消耗的时间和精力,无一不在向他证明这个人的努力。
努力不是说出来吼出来的。
        他突然对楚恕之有了一点好奇。

        晚上八点,楚老板大手一挥让郭长城下班,明天早上七点半再来点卯,说是下个剧组开拍前这一段时间的所有行程今天晚上就会发给他。
        等郭长城走了,楚恕之放下剧本,从衣柜里翻出一套略正式的西装套上,下了楼,恰好有个电话进来。
        楚恕之站在门洞的玻璃门后面,稍稍把自己往阴影里藏了藏,面无表情接通了电话。
        “喂,什么事。”
        “张行晟也去了。”
        楚恕之什么表示都没有,甚至连一点僵硬都没有,对面的人大概什么“意料之中”的反应都没有听到有些失望,悻悻地继续说了下去。
        “……那什么,他可能有点察觉到你想干什么……你小心点,别让他一下子给你来个反噬把你吞干净了。”
        “嗯。我知道了。”
        楚恕之不待人反应过来就挂了电话,他往前走了两步,借着路灯光,看见一辆黑色的车正等在门洞外,就像是特意来接他一般。
        他理了理领口,十分淡定地走了过去,拉开后车门,直接坐下了。
        司机借着后视镜和他四目对视了一眼,开口道:“张总知道您今天有安排,小助理刚给您送过去肯定还不知道没有准备,就叫我过来送送您。”
        “那走呗。”楚恕之似笑非笑抬起手往前示意了一下,“祝家知道怎么走吧?麻烦你了。”
        那司机收回目光,不再多言一句,黑色轿车无声启动,平稳滑进夜色,几个转弯之后又融入了霓虹闪烁的夜间城市。
        楚恕之坐在后座,手里百无聊赖把玩着自己的手机,消消乐的音效不断传来,甚至有些聒噪了。
       司机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看了一眼楚恕之略有些不耐烦的神色一眼,又移开了视线。
恰好在这时,楚恕之像是漫不经心地一抬头瞟了一眼司机,指间飞速挪动,手机屏幕显示的分明是社交软件。
        [我在张行晟的车上。]
        对面也飞速发送消息。
        [今天取消?]
        楚恕之指间顿了顿,思考了一阵,才又重新打字。
        [取消个屁,照常。]
        后台录音机扔在播放着消消乐的游戏音效。

tbc……

评论(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