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emmm再有待补充。

[楚郭]长清——5

        楚恕之一觉从上午十一点多睡到了下午三点半,起来的时候耳边静悄悄的,他睁着眼睛,懒散地任由自己在床上又瘫了一会儿,才坐起身,让自己又发了一会儿懵,脑袋里纷纷杂杂,人声鼎沸,什么乱七八糟的声音都有。
        他揉了揉太阳穴,头疼欲裂,一瞬间好像抓住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幻想中的嗡鸣渐渐散去,楚恕之突然觉得房间里静得有些压抑,仿佛坟茔。
        他不知道当人躺在那个狭小空间里的时候是什么感受——他从没演过,从没体验过,并且现在大好年纪算不得多么垂垂老矣,他也不打算去体验一下那种感觉。
        他揉了把自己蓬乱的头发,视线转向床头,《长清》的剧本安静摊开放在木柜上,他眼神动了动,突然想到最开始,赵云澜把这个剧给他的时候。
        “试试看,和演电影不一样的感觉。”
        赵云澜没有说错。
        楚恕之垂了垂眼,视线投向自己骨节分明的手。
        这确实是个好剧本。
   
        意识回归身体,僵住了的大脑仿佛刚刚开始运转,楚恕之这才发觉房子里还有些别的声音。
        不在这间屋子里,在外面。
        他一下子戒备起来,掀开被子下床,没有套上拖鞋,赤着双脚踩在略微蒙了尘的地板上。
        木地板踩过去有很轻的木头的嘎吱声响,并不大,楚恕之放缓步调一步一步朝着门边走去,那些奇怪的声响也愈发清晰了。
        等站在门后了,楚恕之伸手搭上了门把手,轻轻往下按,无声无息地让锁舌缩回,随即又悄无声息地把门拉开——
        郭长城正非常不熟练地使用着楚恕之那个不知道蒙尘多少年的吸尘器,客厅餐厅厨房所有公共区域的地板大概是已经打扫过了,至少是比让他沾了满脚丫子灰尘的卧室要好很多,视线所及之处似乎和以往并无不同,但乍一看过去,竟然像是隐隐透了光。
        楚恕之无端想到“光彩熠熠”这个词。
        也许是没有找到楚恕之家里的围裙——好吧更大的可能是他家里根本没有——郭长城白T恤的前胸还沾了一点油渍和不少灰尘,想必为了清扫这个“清冷的狗窝”,这小孩儿没少卖力。
        而至于油渍的来源,楚恕之循着从拉开房门起就一直萦绕鼻间的淡淡饭香看过去,只见餐厅原本只为“充数用”的餐桌上,已经摆好了四菜一汤,只不过似乎已经冷了,于是连香味也变得隐晦起来。
        “喂,那谁。”楚恕之倚着门喊了一嗓子,结果郭小屁孩儿被吓了一跳差点没摔了手里的吸尘器,一抬头就见着楚恕之忍着笑的样子。
        “楚……楚哥,你醒了啊。”郭长城露出一个带点儿讨好意味的笑来,十指下意识抠紧吸尘器的手扶杆,像是被当场抓包的盗贼,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楚恕之抹了把自己的脸,抹去了困倦和怠懒,眼神一下子变得有些锐利。他无所谓地朝人摆摆手示意他继续做他的不用理会自己,转身又进了卧室。
        “楚哥……!那个,你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楚恕之愣了愣,他回头又看了郭长城一眼,那孩子被他看得又是一僵,但还是硬着头皮接上了自己的话:“我……那什么,赵哥没有跟我说你的忌口所以我就……我就随便做了点小菜……要是、要是不和楚哥你胃口的话……”
        楚恕之挑了挑眉,两步上前,开口直接打断了那小孩儿的话:“噢,我没什么忌口,我看看你做了什么……”
        番茄鸡蛋,苦瓜肉片,小白菜,宫保鸡丁再加一盆丝瓜蛋花汤,看相还算得上是引人食欲,不可谓不丰盛。
        楚恕之站在餐桌旁,桌上放着两副碗筷,其中一副已经动过了,另一副摆得整齐,留给谁的不言而喻。
        “你吃过了?”
       “嗯……楚、楚哥你要是介意的话要不我再重新做……”
        “不用。”
        楚恕之提起筷子,在小郭同志略有些紧张的视线注视之下挨个尝了尝菜品,又慢条斯理坐下开吃。
        郭长城抓着吸尘器在自己身后嗡嗡嗡地做着清洁,根据声音远近那一块地差不多应该要被他给吸秃了。楚恕之回头看,恰好看见人转身只给他一个背影。他在心里嗤笑一声,没再管人。

        吃过饭他又拿着钢笔剧本窝在单人沙发里看了起来,郭长城做完客厅厨房餐厅的打扫之后,又被他指使着去了书房客房卧室三个房间做清洁。
        而那小孩儿居然真的一点由于一句多的话都没说,一个“嗯”之后乖乖又提着抹布转身进了书房。
        楚恕之从剧本后面探出一双眼看着他忙忙碌碌得理直气壮的样子,心里突然又很不爽了起来。
        以往的助理最多是在他没有剧可以接的时候在他这里点个卯,有行程了就跟在自己身后报行程订机票车票联系公司,顺便再给张行晟那里打个小报告,自己要是有什么要求也不一定都会真的做到,大概最走心的也只有林静——当然,也已经收拾东西不知道滚哪儿去了。
        但人最多也只是帮自己订个外卖,没有说会亲手下厨的。
        一个都没有。
        现在,这个最走心的榜单得刷新一下。虽然可能不一定是最走心,大概只是人家闲的。
        这本该是件能让人心情愉快的事,但是看那小子逆来顺受的样子,楚恕之却又气不打一处来。
        就不能有点骨气,对自己吼一句“爱他妈谁做谁做,老子不伺候你了”么?
        楚恕之想象了一下,发现自己贫瘠的想象力在这种时候体现了他的局限性。
        算了,想这个干什么。
        楚恕之抖落一身鸡皮疙瘩,在沙发上舒舒服服换了个姿势,斜瘫着撑着剧本,在纸页空白处提笔做笔记。

tbc……

突如其来的更新,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我1551。

k换了手机……果然不出我所料地先下载了游戏而不是文档……!

所以……咳,这篇文,双更的几率……是……很小……很小……的……

溜了溜了。

评论(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