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灵感充沛,按时交稿,山珍海味热切糕;文思枯竭,只字难书,一碗清汤煮面条。

emmm再有待补充。

[楚郭]长清——4

        “22楼……2203……”郭长城抬头确认了一下门上的号码标牌,伸出的手拇指食指捻了捻,掌心全是汗水,他屈起手指,敲了敲门,没一会儿门就开了。
        来开门的不是楚恕之,是一个女人……或者说女孩儿。
        女孩儿长发过肩,发尾微弯,整个人透着一点“遗世独立”的清冷意味。她朝郭长城很轻地笑了一下,侧过身给他让出位置进门,开口问道:“你是郭长城对吧?进来吧,老楚在客厅。”
        郭长城有些尴尬,他觉得自己可能坏了人家某些好事,手不是手脚不是脚地进去以后,才看见楚恕之正坐在单人沙发上,手里还握着一只钢笔,正往茶几上摆着的两份文件上写着什么。
        楚恕之听见动静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冻得郭长城一个哆嗦,罪魁祸首目的达到,重新又低下头去,皱着眉研究着那两份文件。
        郭长城认出来,那是他的“卖身契”。
        他在沙发上和楚恕之隔了一个对角线坐下,那女孩儿就站在茶几一旁,似乎是在等着楚恕之,郭长城的视线在他们两人之间徘徊,心里已经认定这大概就是楚恕之的女朋友了。
        郭长城心里打了个突,那个男人好像有和自己交代过,不允许楚恕之有任何恋情。
        他又盯着楚恕之看了一会儿,现在他没有穿正装,身上大概是一套的灰色衬衫睡衣,头发乱蓬蓬成鸡窝样,好像刚起床,这样一对比他第一次见楚恕之的时候那个随手扒拉出来的“中分”还算得上是整齐了。
        楚恕之刷刷刷在文件最后一页的甲方赵云澜之前盖的公司公章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一抬头视线刚好和郭长城碰了个正着。
        小郭同志心虚一般飞速转移视线,楚恕之盯着人端端正正仿佛在开会一般的坐姿盯了一会儿,随手拿起其中一份文件递了过去:“接好,你的合同。”
        “……啊,哦,谢谢楚……楚哥。”郭长城想到赵云澜隐含其他意味的“提醒”,原本就要出口的“楚恕之”三个字在嘴边打了个转,成了“楚哥”。
        楚恕之十分敷衍地“唔”了一声,抬手又把另一份文件递给了那个女孩儿,说道:“给赵云澜吧,跟他讲《长清》开机之前别再瞎答应上头的一堆条件给我接通告。”
        女孩儿接过文件,十分无奈地看了楚恕之一眼:“赵哥什么时候给你瞎答应了……那我先走了。”
        楚恕之朝人挥了挥手,站起身,郭长城以为他是要送送人家,结果他径直朝卧室走去,一边走一边还打了个哈欠,等那个姑娘帮着关上了大门,他也没有要回头的意思。
        郭长城愣住了,他看着这两人离开的离开睡觉的睡觉,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想到自己此行目的,他又赶紧追着楚恕之过去。
        “楚……楚哥,”楚恕之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郭长城动了动喉咙,“那……那个女孩是谁啊?是你女朋友吗?”
        楚恕之露出了然的表情,开口道:“哦……张行晟找过你了是吧?”
        郭长城一僵,他不知道该不该接这个话,张行晟找他时的语气和态度,怎么看怎么像不希望别人知道郭长城“卧底”的身份。
        但是这个“别人”……真的包括楚恕之自己吗?
        楚恕之没等郭长城有个反应,事实上郭长城现在的样子就已经告诉了楚恕之答案。他转过身又继续往卧室走,说道:“她叫汪徵,是赵云澜助理,你的那个合同是要我签字然后交给公司保管的……没事我就先睡觉去了,有事下午再说。”
        “那、那个,楚哥!”郭长城着急地喊了一嗓子,“那我,那我做什么啊?”
        “生活助理嘛……”楚恕之手撑在卧室房门的门框上,他想了想,在郭长城看不见的地方有些恶趣味地笑了笑,“就是照顾我生活呗,先把屋子打扫一下,谢了。”
        言罢,他直接闪身进屋,房门关得震天响。
        郭长城愣了一会儿,他也是第一次做“明星助理”,其实是不明白自己应该干些什么的,但是既然楚哥都已经这么说了,那应该就是了。
        他把自己随身不离的单肩包放在了沙发上,回身看了一下这间屋子,才发现它空旷得厉害。
        客厅里只有一套沙发和一个挂壁电视;阳台上空有一个升降衣架,上面愣是连一件晾晒的衣服都没看见;餐厅里一套能坐下四人的方桌椅,厨房里流理台厨具冰箱一应俱全,但是拉开冰箱才发现里面空空如也;所有的东西只有一个共同点——表面上都有一层肉眼可见的浮尘,只有塞满了厨余垃圾桶的外卖盒子才勉强有点“这个地方有人”的味道。
        难怪刚刚汪徵不肯坐下来啊。郭长城想到这一点,忍不住猛拍自己的裤子,估计也沾了不少灰。
        他突然想起来楚恕之坐了沙发之后立马又去睡觉,忍不住觉得头皮发麻,他转到客厅,又看了一眼沙发,才注意到原来单人沙发被擦拭得干干净净。
        当然,也只有单人沙发是干干净净的。
        郭长城觉得自己可能多虑了,照这个样子看,说不定楚恕之已经把自己时常光顾的地方给收拾了一下,当然,也只有那么点地方。
        郭长城小小叹了口气,性子里原本泛滥的善意和一点被人带偏了的责任感开始作祟,他撸起自己的袖子,从厨房开始,一点点收拾了起来。

tbc…

第n+1次怒吼“为什么我不是个画画的……!!!”

请几天假,我先去看会儿原著……以巩固楚哥在我脑子里的印象。

最多最多下周一,恢复更新。

我知道本来说好昨天双更没有达到……不要打我……(溜走。)

评论(6)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