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灵感充沛,按时交稿,山珍海味热切糕;文思枯竭,只字难书,一碗清汤煮面条。

emmm再有待补充。

[楚郭]长清——3

        “赵哥我们这是去哪儿啊?”
        “送你去入职培训。”
        “那为什么那两个人不和我一起?”
        “他们负责的艺人行程都比较紧,所以就让他们俩先去了。”
        “那……楚恕之是比他们工作量要少吗?”
        “我建议你最好叫他楚哥。”赵云澜停下脚步,深深叹了口气,“以及我要提醒你一下楚恕之最近确实是稍微空闲一点是因为他刚刚从一个剧里杀青下个月他又要跑一个电视剧的剧组所以你到时候绝对不会比他们俩要轻松到哪儿去你明白吗?”
        “明……明白了……”郭长城并没有要住嘴的意思,“那……”
        “楚恕之他是特别的。”赵云澜没有回头看郭长城,他抬脚继续往前走,稍稍压低了声音对郭长城说道,“楚恕之和公司签订的其他艺人不一样,他是特殊的,你只需要记住这一点就行。现在,不要再问我问题了。”
        “好、好的,我明白了赵哥。”
        赵云澜还是翻了个白眼,他很怀疑那个小子到底有没有理解他所说的“特别”。
        但至少,接下来的路郭长城都没有再多嘴一句,只不过沉闷的氛围似乎让他很不好受。
        赵云澜的目的地是17楼一处会议室,他推开会议室的门,扬扬下巴示意他自己进去。
        “进去吧,愣着干什么?是你培训又不是我。”
        “赵哥,我这要培训多久啊?”
        “谁知道呢。”赵云澜耸耸肩,转身就走,毫不留念,“弄完了还是去10楼找我,如果人家要你明天还来你跟我说一声,明天你自己来。”
        郭长城被赵云澜扔在原地也不知道该怎样,直到会议室里面传来轻轻的一声咳嗽,他才像是猛然间惊醒一般赶紧回身,往里面走了两步。
        “那……那个,我叫郭……”
        “我知道,郭长城,来,坐。”
        坐在会议室首位的是一个看上去年纪似乎并不大的男人,背头梳得油光水滑,眼睛很大,倾注过来的目光温和,至少不会让郭长城觉得尴尬。
        “你……你好。”
        郭长城在他下首第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把自己的单肩包放在了桌面上,从里面摸摸索索拿出了一个厚厚的笔记本和一只水性笔。
        “不用这么正式。”那个男人笑了笑,“我就只是嘱咐你几句,不用特意去记。”
        “没事,我,我记一记,怕忘了……”
        “忘了也没关系,赵云澜也会提醒你的。”那个男人很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我要跟你说的东西你最好不要用纸笔记,用脑子就行了。”
        郭长城误以为人在暗讽自己的学历,面颊有些发烫,他垂了垂眼,把笔和本子又给收回了单肩背包里。
        “从哪里说呢……”那个男人看着他动作,两只手交握着,“其实这个算不上是入职培训,因为让我来嘱咐的东西基本上都是针对楚恕之一个人。诶,小郭啊,赵云澜应该和你说过楚恕之是‘特别的’,对吧?”
        郭长城点点头,那个男人又笑了笑,这一次却让郭长城觉得后脊一凉。
        “楚恕之的特殊就在于,我们需要他发展,给公司赚钱,但我们不能让他发展得太过了。”
        “发展得太过……?”郭长城有些懵,一般来说,不应该是艺人发展得越好公司赚得也越多,也就越高兴吗?
        “你身为楚恕之的生活助理,我们需要你去看着他,让他少接触一些他不该接触的。”
        “那不就是……不就是监视吗?”
        “确实是监视。”那个男人笑容慢慢冷了下来,“但是小郭,这就是你的工作。你可是签署了我们公司的合同的,如果公司知道你让楚恕之做了些他不该做的,那不仅仅是楚恕之违约,你也违约了。”
        郭长城再一次后悔自己没有仔细去看那份合同,自己这到底是错过了多少东西啊……!
        那个男人给郭长城讲了许多“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其实大部分都若有若无,似乎也是楚恕之根本不会去碰的领域,但是直到说到“不能让他接触国外的事业”郭长城才反应过来——所谓的“若有若无”、“楚恕之根本不会去碰”,就是因为公司已经给楚恕之下了禁令吧?
        外界其实对于楚恕之窝在国内不出国发展有过一些猜测和发展,毕竟和他一个公司也和他一起拿到了影后的祝红都有向国外扩张的趋势,没理由国内重量级奖项拿了满怀的楚恕之还一直固步自封。
        不巧,郭长城临时去搜楚恕之资料的时候恰巧有看到过关于这方面的报道,但这之后的根本原因,竟然和所有人的猜测都无关,仅仅只是“烨甫不让”而已。
        但到底是为什么……郭长城不敢再继续往下想,他的第六感告诉他,这后面所涉及到的东西不是他一个“艺人助理”能够知道的。
        知道的越少越安全不是没有道理。
        临走之前,那个男人给了郭长城一张名片,说是如果楚恕之有任何“逾矩”行为一定要和他联系,如果对于这些事情楚恕之有另外的解释也一定要和他说,总之,大概就是楚恕之有任何一举一动,都要及时“上报”给他。
        那张名片很简单,正面一个名字“张行晟”,反面就是一串电话号码。
        人形移动监控器——郭长城拿着那张名片,右眼皮一直跳,这不是个好兆头。
        他下到10楼去找赵云澜,等到了他办公室,里面已经有几个人了。
        赵云澜坐在办公桌后面正和一个男人说着什么,另外一边的一男一女都在刷手机,那个女人郭长城眼熟,正是祝红。
        “小郭?这么快就弄完了吗?”赵云澜注意到他进来了,随口招呼了声,他身旁的男人也朝郭长城很客气地笑了笑,“你先坐一会儿,我待会儿把楚恕之地址给你你自己过去。”
        “啊……?这么快就、就去吗?”郭长城闻言下意识抓紧了单肩包的背带。
        “是啊。”赵云澜头也不抬,说完这一句又不再理他,只是皱着眉跟站在自己身后的温润男人说话,“其实我觉得这个位置的地段真的很不错……”
        祝红听到动静抬头看了郭长城一眼,看了一会儿他踟蹰不知道该不该坐下、坐下又要坐哪儿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就是楚恕之的新助理?”祝红笑眯眯看着郭长城,抬胳膊捅了捅身边刷手机刷得起劲儿的男人,“诶诶,林静,来,看看你后辈。”
        被喊“林静”的男人“啧”了一声,有些埋怨地挪了挪窝,离祝红远了些。
        “我靠祝红你别动我,我又挂了!”
        “你自己玩游戏猜就不要怪我好不好?”祝红干脆伸手去拧他耳朵,“诶,你好歹给人家打声招呼啊。”
        林静这才关掉手机,抬起头上下打量郭长城,郭长城赶紧挤出一个笑容给两个人打招呼道:“祝红姐,林静哥……”
        “你好。”林静很含蓄地朝他笑了笑,转过头又压低声音给祝红说,“这个小家伙会被楚尸王给欺负死的吧?”
        祝红顿时笑出了声,顾忌着还有一位第一次见面的人在场,她没有笑得太豪放。
        郭长城尴尬地挠了挠耳后,林静的话他也听见了,不禁对未来自己的日子有些绝望。他有些欲哭无泪,求助的目光转向赵云澜。
        赵云澜刚好也和那个男人商讨完,一抬头就看见郭长城手足无措的样子,心里感叹了一句“真是怂包”,但面上还是端着温和笑容,随手扯过一张报告纸,在空白的反面写下楚恕之家的地址,起身递给了郭长城。
        “你自己过去没问题吧?”
        “没、没问题的赵哥。”
        “行,”赵云澜拍了拍郭长城的肩膀,“我真忙不脱身,只能让你自己过去了,两份合同我都给楚恕之了,你到他那儿他会给你的。”
        “原来和家属商讨搬家搬哪儿就是忙得脱不开身啊……”祝红挤兑了赵云澜一句,被人给瞪了回去。
        “你从剧组跑出来玩儿小心我一个电话打给老张让他把你再给抓回去。”
        “我错了鬼见愁大大。”
        郭长城把报告纸塞包里,朝几人的人点点头就出去了,出去的时候还没忘记反手把门给带上。
        门关上之前,隐约有一句“沈巍你别心疼那点钱……”
        他没敢多听,眼观鼻鼻观心脚步不停朝着电梯走去。

tbc…

好爽,终于卡过去了!
接下来应该就顺畅了,估计会有二更ww

评论(12)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