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emmm再有待补充。

[楚郭]长清——2

#再次预警!!
#娱乐圈pa,不是原著背景。
#ooc有,过度ooc感谢指出。
#没有存稿,没有大纲,啥都没有,咸鱼选手在线绞脑汁。
#长清是随手取的名字,没啥深意,原谅一个取名废。

        世事无常,人生难料。
        两天后,再一次坐在赵云澜办公室的郭长城深深叹了口气,头一次体会到了“怕什么来什么”。
        早知道当初就应该害怕自己被清华北大复旦南开录取的。
        郭长城在心里小小嘲笑了自己一番,稍稍转过头往两边看了看,在他左右两边还各坐着一男一女,应该也是来当助理的。难不成那个楚恕之,一个人需要配三个助理?
        会谈室的玻璃门被推开,赵云澜阴沉着一张脸进来,却在看见屋内坐着的三个人时又立马切换成阳光明媚的笑容。他径直走到饮水机旁,弯腰亲自给他们三人倒了水。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说好的十点半,结果反而是我迟到这么久。”
        他端着一副和善的表情坐在了三人对面,视线依次从三人脸上扫过,但当他看到郭长城时,动作很微妙的顿了顿,又不动声色地继续看向下一位。
        “感谢你们来应聘楚恕之的助理职位,但是恕之和我说过,他只需要一位助理……”赵云澜看着对面三人各不相同的反应,酝酿一会儿才又接了一句,“不过我们目前并不止一位艺人需要助理,所以我现在来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你们能接受做别的艺人的助理吗?”
        没待另外两人思考一下,郭长城就迫不及待点了头,怕赵云澜没注意,他抢着又开口道:“赵哥,我可以接受!”
        另外两人颇有些无语地看了他一眼,略略思考以后也点了点头,赵云澜笑了笑,起身走到上回楚恕之找剧本的那个大柜子前,翻翻找找找出一个文件袋,打开拿出六份文件,看了看,分别放在了三人面前。
        “这个是助理的合同,一式两份。”赵云澜又给自己接了杯水坐了回去,“合同是早就准备好了的,你们看一看,如果同意的话就可以签字了。”
        郭长城翻了两页合同,大几页A4纸密密麻麻全是字,他看得有些懵,直接翻到最后一页“对乙方的约束”和“保密协议”那一页,仔仔细细看了看自己需要注意的东西,以及薪资待遇,确定自己是看不出什么东西来的以后,他提笔在乙方那一栏填上了自己的名字。
        等到三人都签好了两份合同,赵云澜拿出公司的公章,在甲方那一栏盖了章。
        “好了。”他抬起头,朝三人张开了双臂,“欢迎你们加入我们公司。”
        “那个……赵哥,我问一下……”郭长城突然开口,“就是……我们三个需要负责的艺人,是什么时候指定给我们啊?”
        “……不是已经指定好了吗?”赵云澜看了他一眼,“在文件的第二页,甲乙两方介绍那里就有写。”
        郭长城闻言才想起来,自己根本没有认真看第二页,他赶紧拿起自己的那一份合同,翻到第二页,一行一字仔细看去,内心祈祷不要让自己分到那个人手底下。
        大概郭长城命里和“怕什么来什么”这句话八字很合得来,在他的那一份文件,甲方介绍后面,清清楚楚写着——烨甫娱乐公司艺人,楚恕之。
        “……赵……赵哥……我……我可以……我可以申请换……换一个艺人吗……”

        “他说不想做我助理?”楚恕之把剧本翻到下一页,钢笔在指间风骚地转了个圈,又在纸页上留下痕迹,耳朵上的无线耳机闪烁着蓝光,“那就不做呗,没人逼他来我这儿。”
        “我看你就是巴不得自己没助理。”赵云澜嗤笑一声,方向盘转个弯,不是回家的方向,“确实没人逼他,谁让那小子手快,名字签都签了,再换艺人那是算双方都违约,先不提上头肯不肯接受你身边没人,这波亏公司肯吃?”
        “所以他后来又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不过那小样儿倒像是吓得不行。我估摸着上头会先来人把他接过去‘培训’,反正你出发前人肯定能到你手里。”
        “我无所谓,”楚恕之想到什么,原本转着笔的手一顿,“‘培训’……你说我把他拉过来可能性有多大?”
        “难。”赵云澜停了车,前方不远处就是著名的龙城大学,他忍不住勾唇笑了笑,“我看那孩子怕你怕的不行……行了行了我不跟你扯了,我家属要下班了,挂了挂了。”
        “你妹的重色轻友赵云……”楚恕之最后一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完,又被赵云澜挂了电话。
        他愤愤扯下耳机搁在手边的茶几上,视线重新投到剧本上,注意力却总被时不时想起来的那个怂包样的人扯走。
        他想起来那个大概只到自己肩膀的人,好像总是不太敢抬头看人——不是针对自己,但确实是面对自己时,这种情况尤为严重。
        自己真有这么可怕么……?
        楚恕之无意识在剧本空白处写下那个人的名字,他盯了那三个字一会儿,有些烦躁地翻了下一页。

tbc…

没二更了……原谅我这么少……

顺便问一下哈,你们介意文里出现原著里没有的人吗?

评论(14)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