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emmm再有待补充。

[楚郭]长清——1

#避雷预警!!
#娱乐圈pa,非原著背景,非剧向。

        “叫什么名字?”
        “郭长城。”
        “年龄?”
        “21。”
        “在哪个大学就读啊?”
        郭长城抿抿唇,报了个名字,随即又赶紧接了一句:“不是在校生,我已经毕业了,我不是把这份工作当兼职来的。”
        赵云澜挑挑眉,把手头上翻开几页也没认真看几眼的简历放在一边,以一个闲适地姿势往身后一靠,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
        “来说一说,以粉丝的角度你怎么去看楚恕之?”
        郭长城一下子就显得有些慌乱,他规规矩矩坐在赵云澜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十指绞缠衣角,就像是突然被老师点起来回答问题,却一下子忘记了正确算法的学生。
        “……楚恕之他……长,长得很帅,人很好,待人很温和很有礼貌……很会宠粉……”郭长城小心瞅了一眼赵云澜的脸色,立马又补充道,“他、他的角色还得过最佳男演员,就是,就是那个,就是那个乱……乱……”
        赵云澜脸上微笑不变地看着郭长城,等着他说出那个角色,那部电影。
        “……《乱长安》,我演的张承哲。”
        郭长城像是被这个声音吓了一大跳,几乎是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很是慌乱无措地看着突然推门而入的那个男人。
        “哟,老楚。”
        “我拿个东西就走。”楚恕之看了一眼郭长城,随即又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去专心在墙边的资料柜里翻找着,不再理人了。
        “你别管他。”赵云澜又和善地朝郭长城笑笑,示意他坐下来,“还有呢?除了这个?”
        “还、还有……”郭长城咽了咽口水,不敢抬眼去看那个男人的背影,“还有……还有和祝红一起演男女主角的《锋芒》,是最佳男女主角,还有《七日》是最佳男配角……”
        “好了,可以了。”赵云澜微笑着打断了郭长城仿佛背书一般的“如数家珍”,站起身,朝郭长城伸出右手,“郭先生,感谢你能来应聘这个职位,三天后我们会给你通知的。”
        “谢、谢谢……”郭长城没坐下一会儿也得跟着起身,他扯了扯嘴角笑了一下,几乎可以说得上是“慌乱无措”地握了一下赵云澜的手,抓着自己的单肩包,离开了这间屋子。
        怎么看怎么像落荒而逃。
        “……”赵云澜见人出去了,叹了一口气,转身看向楚恕之,“林静那儿到底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楚恕之从柜子里随手抽出一本剧本,夹在腋窝下,转身就要走出去。
        “诶老楚,”赵云澜叫住他,“你来也来了,你不也跟着挑一挑你自个儿的助理?”
        “挑个鬼。”楚恕之头也不回就要开门,抬起手上的剧本朝着身后扬了扬,“反正我无所谓,你搞定了直接送我那儿就行,我看剧本去了。”
        赵云澜看着走得干脆利落的楚恕之,翻了个白眼,重新坐回沙发上,在茶几上放着的那个座机上按了一个键。
        “老李,下一个。”

        郭长城出来之后径直路过有些喧闹的等候室,朝着守在门口的老李点点头,按了电梯下行。
        应届大学毕业生郭长城,毕业于三流大学的二流专业,结果一出来就是应聘某大明星的助理。
        郭长城叹了口气,给自己的好友去了条消息感谢了一下人给自己介绍工作的情,提了提自己估计没机会的事,但下回有机会还是要请人家吃顿饭的。
        这种工作应该更适合那间等候室里的人,像自己这种……郭长城想了想大学同学是如何称呼自己,退休多年老干部。
        大概像他这种,是完全没办法融入他们的世界的,更罔论照顾好一个身处这样“潮流漩涡”中心的大明星。
        他又关掉了临上场前才去搜关于那位明星种种信息的网页,手指划拉到最后一个网页的时候却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是那个人的剧照,照片的右上角用墨笔龙飞凤舞地挥毫“乱长安”三个字,紧贴着“乱长安”,稍稍偏左下的位置,是用不同字体写上去的“张承哲”。
        这就是那个人拿到第一个影帝的角色。
        照片上的人像是坐在一条小溪边的大石上,白衣不怎么干净,衣角有些破损,长发随意束起,在额前鬓边垂下几缕发丝,大概是有微风吹过,发梢轻轻扬起。
        狼狈不堪,却也不掩其风流和桀骜。
        那双眼睛里藏着星子,藏着刀剑,藏着不驯,亮得骇人。
        郭长城看得有些呆了。
        “有什么好看的,都是p图p的。”
        突然在脑袋上乍响的声音又吓了郭长城一跳,他手忙脚乱地收起手机,一回头,照片上的那个人正站在自己身后。
        不过眼前这个人,并没有着一身破烂的白衣,没有长发,眼角也没有被人打出的瘀痕。
        他穿着的是休闲的西装,领口处的扣子解开了两颗,头发略长盖过后脖,额前大概是他自己随手用手扒拉两下出来的中分,脸上干干净净,没有伤痕,但也没有化妆的痕迹。
        “看个鬼啊,没见过我?”楚恕之推了正在发呆的郭长城一把,扬扬下巴示意他电梯到了,“你进不进去的?你不进去那我先走了。”
        “啊……我要下去的。”郭长城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么不礼貌地盯了人家这么久,脸涨了通红,“对……对不起。”
        “……”楚恕之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突然抱歉个什么劲儿,不过他也懒得去问,默默翻了个白眼,率先进了电梯。
        郭长城赶紧跟着人进了电梯,乖乖站在角落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
        楚恕之大概真的没有再注意郭长城了,他甚至打开了剧本,看了起来。
        郭长城忍不住有点好奇,他往前探了探头想要看一看这位大明星看的是什么,让他这么专心,结果人直接“啪”一声把东西一合,微微偏过头睨了他一眼,吓得郭长城又缩回角落了。
        “对对对对不起!”
        楚恕之嗤笑一声,干脆也不说话了,他重新把剧本夹回腋窝,一双眼睛盯着慢慢下降的楼层数。
        一直到电梯门重新打开,两个人都没再说一句话。
        楚恕之一出电梯,就有一个警卫看见了他,快步朝他走过来,带着他从另一个方向走了。直到这时郭长城才松了一口气,电梯里独处那一两分钟快把他给闷死了,不知道为什么,从见到楚恕之第一眼起,他就莫名觉得楚恕之身上有种很强的压迫力——并不是针对他的,而是无意间泄露的气势。
        郭长城就很怕太过强势太有存在感的人,他不是很擅长应付这种人。
        他看着楚恕之离开的方向,又想了想最后离开时赵云澜的态度,确定以及肯定自己不会被选中了,忍不住松了口气,如果自己真的要天天面对那个人,大概会被憋死……
        他摇摇脑袋甩掉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转身从正门离开了这座大楼。

        楚恕之坐在保姆车的后座上,膝盖上瘫着那本剧本,头顶的阅读灯亮着,他双眼一行行扫过黑色字迹,眼中氤氲着让人看不清的光。
        “楚哥,赵哥找你。”
        临时接替林静的小助理是个小姑娘,她不是专职干这个的,等赵云澜给楚恕之找到助理,她还得会自己的岗位去。
        她从副驾驶的位置往后伸手,把手机递给了楚恕之。
        “喂?赵云澜?”
        “剧本你也看了,男主角,演不演?”
        楚恕之突然笑了,嘴角牵扯出微妙的弧度,却莫名让人觉得冷。
        “我可以说不吗?”
        “别给我扯掰,这是个好剧本,上头偶尔也会有审美上线的时候的。”
        “再没两年就是十年了。”楚恕之突然打了个岔,他眼睛盯着自己的指间,在那之下是剧本的封面,“咱们搭伙也这么多年了。”
        赵云澜沉默了一会儿,楚恕之听见他笑了一声。
        “时间飞快啊老楚。”
        楚恕之也笑了一声:“可以,这个剧本我接。”
        “好,剧组下个月开机,我就这周给你把助理调过去,你们磨合一下。”
        “那什么,其实我觉得我自己也可以……”
        “老李,下一个。”
        下一秒,赵云澜就挂了电话。
        楚恕之黑着脸把手机往座椅上一甩,偏过头看着车窗外飞速倒退的枯燥景物。
        都是千篇一律的玻璃幕墙,黑白两色之间被分割出无数种灰,它填充着这个城市,以及里面的人。
        绿植也无法阻止灰色的大举进攻。
        楚恕之指间无意识摩挲了一下,露出了原本被挡着的字迹。
        “长清”。

tbc…

啊啊啊啊五哥唱歌真的好听啊!!《长恨歌》简直不要更神仙气!

评论(10)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