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emmm再有待补充。

[楚郭]猫化梗

      这是发生在楚恕之和郭长城正式交往两年后的一件事情。

      郭长城脑袋上顶了一顶帽子,满脸生无可恋任由楚恕之拉着他等公交车。
    身边人有些多,小怂包颇为不自在地又扯了扯帽子。
    “行了行了,别扯了。”楚恕之拍掉了他的手,却又抓住了他的手指没再放开,“你再扯帽子就得被你扯掉了,大冬天你带个帽子,没人注意你。”
    郭长城挣了挣,没有挣开楚恕之的手,也就由着他去了。
    “楚、楚哥……”他突然又开口说道,声音细如蚊呐。
    “你又怎么?”楚恕之嫌弃地“啧”了一声,却依然微微弯腰,把耳朵伸了过去。
    “那、那个……”郭长城犹犹豫豫,“我尾、尾巴疼……”
    “……”楚恕之颇为无语,他打开手机看了看公交软件,发现回家要坐的公交离这里还有好远。他干脆叫了辆滴滴,上车时还特意两个人都坐的后座——他直接把小郭揽怀里面对面抱着,让人跪在座位上趴自己怀里。
    “这样不太好吧楚哥……”郭长城紧张得手脚都不知道哪儿搁,只能任由楚恕之抱着。
    “你不是尾巴疼?再一坐把尾巴一压,你是不想要尾巴了还是想刻意疼死自己?”楚恕之贴着他耳朵压低声音说着,气息沿着郭长城耳廓流窜。
    “本来也没想要这个……”
    “闭嘴。”
    “……”

    关于小郭同志突然有了尾巴,这事说来话长。
    昨天特调处接了个案子,说是龙城西北方向有个地儿,在那儿待久了人会变成妖怪,已经有三个人不信邪在那里待过之后,长出了猫耳猫尾巴。
    赵云澜手上接到这个案子的时候也是一脸莫名其妙,但事情看上去似乎并不简单,赵处也不敢托大,叫上楚恕之郭长城大庆两人一猫,往那个地方走了一趟。
    结果在那儿待了一下午,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东西也没有查到,三人一猫,愣是一点事都没有发生。
    噢,有一只原本也就是猫,发生了什么估计也看不大出来。
    赵云澜还怀疑了很久,是不是就是大庆那死胖子捣鬼捉弄人,被尊贵的千年老猫好一顿抓。
    但令人没想到的是,这玩意儿原来还有延迟——第二天一大早,楚恕之就是被鼻子旁边毛茸茸的东西给弄醒的。醒了睁眼一看,怀里原本抱着的小怂包居然变成了长着猫耳猫尾巴的小怂包,把他弄醒的毛茸茸的东西,就是小怂包无意识抖动的猫耳朵。
    “……我觉得吧……这个这个……”林静托着自己下巴看了郭长城很久,“这个小郭……还有点可爱哈?”
    楚恕之一巴掌把林静的脑袋按了下去,声音冷到冰点:“收起你龌龊的心思。”
    “龌龊的是你吧楚恕之!”林静捂着无辜受伤的脑袋,打算再也不看猫化小郭一眼——太容易受伤了!
    “诶老楚,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们四个人都去了,就小郭变成了这幅样子?”祝红不仅看了,还伸手捏了捏,被楚恕之示以眼神警告。
    “我觉得应该是体质的关系。”大庆缩成一团在郭长城面前的桌子上蹲坐着——虽然因为看不见腿的关系所以根本看不出是蹲坐——说道,“我本来也是猫妖,所以对我应该是没作用的,老楚一死人也没反应,那这个变化应该是只出现在活人身上,至于赵云澜为什么不会有——”
    大庆从喉咙里发出一阵不似猫能够发出的嘲讽笑声:“那大概是因为他不是人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死猫,看你下回来我家我还给不给你小鱼干!”
    “呸!谁稀罕!”
    楚恕之看着周遭一个比一个更不靠谱的同事们,又看了看自家垂着“耳朵”“尾巴”惴惴不安的小怂包,想了想,直接找赵云澜请了两个人的假,带着人回家。
    “我看着一回不是什么大事,刚好小郭最近也不怎么好出门见人,这几天我和小郭就不来上班了。”
    “不是大事?”赵云澜看着楚恕之,笑得不怀好意,“诶老楚,我倒是要问问,小郭不方便出门我可以理解,你也跟着请假是个什么操作?”
    楚恕之屹然不动,端的是冷静自持:“我要在家照顾他。”
    “人家只是长了个猫耳猫尾巴,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
    楚恕之就那么看着赵云澜,不再说话。
    赵云澜忍不住笑了笑,他扬声朝外面喊了一声:“汪徵!老楚和小郭这个月奖金给我全扣了!”
    他转头又笑容可掬地看着楚恕之,亲切的笑容硬生生让人从中读出“磨牙吮血”“无良地主”的意味。
    “行了,朕准了。”

    等回到家,郭长城像以往一样,做饭,收拾,和楚恕之俩人一起窝着看会儿电视,而楚恕之的眼神却不时在他的耳朵和尾巴上逡巡,没一刻消停过。
    晚上郭长城洗完澡回到卧室的时候,楚恕之正襟危坐地坐在床沿,见郭长城进了房间,他招手示意小怂包过来。
    “过来,我看看你的耳朵。”
    一脸正经的样子让郭长城还以为楚恕之是不是找到解决办法了。

↣↣↣↣↣↣↣↣↣↣↣↣↣↣↣↣↣

后续戳→喵喵喵

@-大琦同学

猫化比较简单所以先写猫化了,明天填abo那个_(:з」∠)_

然后因为有老师和家长一直在找我问成绩和志愿所以这个拖得有点久……抱歉抱歉。

感觉楚郭写多了好像有点ooc噢……

评论(64)

热度(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