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灵感充沛,按时交稿,山珍海味热切糕;文思枯竭,只字难书,一碗清汤煮面条。

emmm再有待补充。

[楚郭]难搞定(完结章)——11

    “楚哥和小郭搞大象,大学路九号是个基佬窝。”

    从各种程度上来说,这句话已经没有什么错处就是了。
    两个人在一起的两个多月后,也就是十二月底,郭长城带着楚恕之回了家见家长去了。
   郭长城在两个人搞大象的第二天就老老实实跟自家舅舅舅妈坦白了自己被一个尸王牌大灰狼叼走的事实。
    郭舅舅还算开明,只在电话里言明,郭长城要是真的想好了,那他的决定其他人也没有办法插手。但是郭舅妈颇为激动,大约是没办法接受自己原本设想的好好的外甥媳妇突然变成了个男人。
    原本舅妈打算隔天就要郭长城带着自己的“男媳妇”来见自己,但不巧,特调处刚好陷入一件有点严重的小鬼出逃事件,一连忙了大半个月,结果一件事刚消停另外一件又找上头来,弄得刚开了荤的楚恕之都颇有些怨言。
    以至于有那么一会儿,郭长城看见楚恕之就忍不住绕道走——把大灰狼饿狠了,再想喂饱,可就得花点大代价了。

    郭长城敲了门就等着,身后的楚恕之手里提了一大堆东西,全都是各类保健品啊水果啊家庭用按摩仪,基本上都是他们亲爱的赵处拍着胸脯“良心”推荐的见家长必备礼品。
    来开门的是郭舅舅,他见了门外两个年轻人,脸上浮起一个极为浅薄的笑容。他上下打量了一眼高自己外甥大半个头的男人,侧过身,示意他们俩赶紧进来。
    楚恕之从头到尾脸上都端着谦和礼貌的微笑,看上去倒是把身上的死气冲淡了不少,甚至勉强能和“文质彬彬”扯上点关系——大概纯粹是瘦的,视觉影响感觉。
    舅妈在厨房里喊了声“长城”,探出头一看到自家外甥的那个“男媳妇”,笑容又收敛了些,只说了句“还愣着站着干什么,快坐啊”。
    楚恕之和郭长城两人在沙发上排排坐,郭长城紧张得不行,手指就下意识扯拽楚恕之的衣角。楚恕之微微垂眼瞟了一眼,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的手掌覆了过去,牵住了小怂包抽搐似的手指。
    而这一切并没有逃过舅舅的眼睛。
    舅舅给两个小辈上了两杯茶,随即就在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他拿起遥控器随意切换着频道,状似无意地开口问道:“诶,小楚,是在哪里工作啊?”
    “他是我同事!”
    没等楚恕之开口,郭长城就抢答了。郭舅舅瞪了他一眼,大概是嫌他胳膊肘往外拐,真成了“嫁出去的外甥泼出去的水”。
    “我是在特别调查处工作的,有些年头了。”
    楚恕之一边回答一边看了郭长城一眼,五指收拢,郭长城有种他楚哥把自己整个人都拢进指间的错觉。
    “那小楚是一毕业就去了特别调查处了?”
    “嗯,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郭舅舅喝了口茶,抬眼看了楚恕之一眼,“可以啊小楚,挺有本事,比我家小郭有出息多了。”
    “小郭他挺好的。”楚恕之恰到好处地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看得郭长城忍不住怀疑自己的眼睛,“他在特别调查处特别努力,也很能帮上忙,做事很勤快的。”
    “这孩子也就心眼实诚点了。”郭舅舅也笑了笑,“小楚,有房吗?”
    “老区那里,有一套二层复式。”
    “有车吗?”
    “目前还没有买车的计划,毕竟住处离特调处也不远,走路或者骑自行车过去还能快些。”楚恕之想了想赵云澜临时给他灌输的一些“应付家长秘诀”,又说着,“不过小郭要是想,买一辆他喜欢的也不是不可以的。”
    “不是……舅舅,楚哥,这个这个是不是……”郭长城越听越奇怪——这是嫁女儿吗?!
    “没问你呢。”舅舅皱了皱眉,抬抬下巴示意他边儿玩儿去,“去,去给你堂妹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来,还吃不吃晚饭了?”
    郭长城又看了眼楚恕之,这才起身离开了。
    郭舅舅把茶杯往茶几上一放,这才正眼看着楚恕之,直直看进他的眼睛里。
    “我们家小郭,”看了有一会儿,他才开口道,“我们家小郭是个有点直愣愣的孩子,什么都不懂,人还有点笨,给你添麻烦了吧?”
    “不麻烦,小郭人很聪明的。”楚恕之心里小小虚了一下,说实话他挺想附和舅舅这一番话的。
    “他父母去世以后,也一直是我们家照顾他。”舅舅叹出一口气,“我总是担心,我们对那孩子是不是照顾不够。
    “他虽然有点笨,但人是个实诚人,不愿意给人添麻烦,怕自己是我们的负累。但是打心眼里讲,孩子怎么会是家长的负累呢?
    “我们已经在心里把小郭当成自己的孩子了。”舅舅盯着楚恕之,“所以,家长对于孩子的那种心情,不希望他受骗的那种心情,我希望你能理解。
    “我虽然不反对他和男人在一起,但我不希望他受骗。这也是孩子舅妈的意思。”
    楚恕之看着那个突然直接起来的,已经能称为老人的男人,心底突然涌上一种奇异的感觉。
    “我父母也离世多年,”楚恕之突然开口道,“但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过来的……所以我其实挺羡慕长城,他遇到了像您这样的人,真的很幸运。
    “至于关于骗不骗……”楚恕之笑了笑,“我是真心爱着小郭的,这一点我没办法现在直接向您证明,只能让时间去见证了。”
    舅舅抖了抖唇角,他连忙拿起茶杯,遮挡了一下,借着喝茶的空隙说道:“但愿如此。”
    “你要伤害小郭,我们一家都不会放过你。”
    这是郭长城打完电话回来之前,郭舅舅对楚恕之说的最后一句话。

    “楚哥,”回去的路上,两人坐在楚恕之找赵云澜借来的车里,郭长城突然开口对楚恕之说道,“那个……你跟我舅舅说的那些,我都听到了。”
    “噢。”楚恕之依然是冷漠地开着车,没有对他的话有一点反应。
    “原来楚哥你也是……”
    “也是什么?”楚恕之伸手撸了把郭长城的毛,“你舅舅不知道具体情况,你也犯蠢啊?我死了多少年了都,我父母不也‘离世多年’?”
    “……喔。”
    “不过其他都是真的。”楚恕之突然又开口道,“羡慕你有你舅舅是真的。”
    “那……那那个……”
    “爱你也是真的。”楚恕之终于舍得瞟他一眼,伸手又使劲撸了把他的毛,嘴角却忍不住勾起,“蠢货。”
    “喔。”
    郭长城往下又缩了缩,借着高衣领遮挡自己通红的脸。

    “楚哥。”
    “又什么事?”
    “你看,下雪了!”
    “……蠢货。”


END

!!!终于打上这三个字母了!END!!!!
我应该上一章开完车就直接END的噫呜呜噫,太蠢了我。

晚安安啦!睡觉去咯!

明天更点小番外,爱里们!嘻嘻。

评论(30)

热度(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