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灵感充沛,按时交稿,山珍海味热切糕;文思枯竭,只字难书,一碗清汤煮面条。

emmm再有待补充。

[楚郭]难搞定——番外

    “现在这个样子,你后悔吗老楚?”

    楚恕之背靠着医院外墙,面无表情地盯着脚前的一小块土地,赵云澜站在他的身侧,有些烦躁。
    “后悔个屁。”楚恕之终于开了口,“再来一次老子还会这么干。”
    赵云澜看着他,突然就笑了起来。他上前两步伸手拍了拍楚恕之的肩膀,对他说道:“上去吧,别让人小郭等久了。”

    光滑的地面,刷得素白的墙壁,沉默着来往的护士,一切的一切都让人觉得那么压抑。楚恕之沉默不语地走在走廊里,脚步声沉闷地落在这个狭窄的空间。
    他在某间病房门前站定,停顿了一下,才推门而入。
    “楚哥!”郭长城坐在病床上,听见动静就回过了头,见是他的楚哥,脸上扬起和以往别无二致的笑容。
    “蠢货。”楚恕之走过去,揉揉他的脑袋,在床边的椅子里坐下,另一只手把保温盒放在了病床旁的置物柜上,“给你炖了汤,等下拔了针就吃。”
    “嗯。”郭长城重重点头,一双眼睛亮闪闪地看着楚恕之,像个小孩子。
    “看什么?”楚恕之原本正盯着郭长城的输液管,实在被他的视线看得有些在意,“有什么好看的?”
    “楚哥你本来就很好看啊。”
    楚恕之扭过头,啧,这小孩儿也是胆子大了。
    “等你病好了出院,咱们放长假出去玩儿去。”楚恕之伸出手轻轻在郭长城的手指下垫着,却发现他的手比自己的还要冰冷。楚恕之皱了皱眉,从口袋里掏出便携式的电暖手宝,塞在了郭长城的掌心。
    “好啊!楚哥想去哪儿?”
    “你想去哪儿?”
    “我没什么想去的地方。”郭长城认真想了想,又说道,“不过我挺想去楚哥老家去看一看的。”
    “那里没什么好看的。”楚恕之看着郭长城的眼睛,顿了顿又接了一句,“不过你要想去,等你好了,我就带你去。”
    “嗯!”

    七年了。
    楚恕之下楼的时候下意识把指间捂在唇边呵了口气,做完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气息远比自己的双手要冰冷。
    这不过是郭长城爱做的动作而已。
    楚恕之又抬头朝上面看了一眼,他想着,说不定某间窗户后面,他的小怂包也正在窗户边看着自己离开吧。
    楚恕之抬起手,十分僵硬地挥了挥,又挥了挥,算作道别。
    他曾听说过,人类现在的婚姻或者爱情都有“七年之痒”这个说法,他虽然自恃自己肯定不会有那种奇怪的厌烦感,却也偶尔会担心小怂包和自己待在一块儿那么久会不会腻了。
    但所幸,七年以来,两个人别说“七年之痒”了,连争吵红脸都没有过。
    楚恕之只会让那个小怂包在床上流泪红脸。
    但意料之外却也在意料之中的是,七年之痒没有到来,郭长城的“大限”到了。
    楚恕之低头抬起了手,手心痒痒的。
    想,再抓一抓小怂包的头发。
    其实这一切他都是知道的,他知道郭长城命薄注定活不了太长,他知道就算那个小怂包修再多功德也没有用,不能让他在这个人世多待上几年。
    可是,当一切真的发生的时候,楚恕之惊觉,自己居然怕了。
    七年的相伴,两个人如唇齿相依,但也是唇亡齿寒。
    他居然没办法想象如果郭长城走了,离开了人世,自己再重新回到以往一个人的时光,等待小怂包的下一次转世,自己该怎样活着。
    明明那三百年自己都是这么过来的。
    可是现在真的再去回想,那三百年如今却遥远得仿佛上辈子的事情了。
    他现在再回想起下班回家之后自己干了什么,视野里却总能捕捉到一个熟悉的人。
    太糟糕了。

    “你真的要等他下一世转世?”赵云澜看着他,那个男人却只是沉默地坐在沙发里。
    赵云澜回头看了一圈这间房子,笑道:“嚯,收拾得挺干净,我还以为没有小郭的话你会……”
    “他走之前,”楚恕之打断了赵云澜的话,“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掉了。
    “顺带还把家里都打扫了一遍,给我留了纸条,说实在懒得打扫就找钟点工,别让家里就这么乱着。”
    楚恕之往后仰靠,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他说,家。”
    赵云澜看着那个男人,说不出一句话。
    “我真佩服沈教授,”楚恕之突然从喉咙里溢出一声轻叹。
    “那个……老楚啊,”赵云澜突然开口道,“其实小郭他,很有可能没有下一世了。”
    “你说什么?!”
    赵云澜眼前一花,楚恕之就站在了自己面前,两只手抓着自己的肩膀,眼中死气涌动,竟像是要流泪。
    “……你听我说完啊先。”赵云澜叹口气,“我之前不是有提到过新神圣吗?
    “小郭身为镇魂灯芯自然也算在其中。”
    “他确实没有下一世,”赵云澜盯着楚恕之的眼睛,“这一世完他应该是直接封圣……轮回塞不下他的灵魂。
    “你去昆仑山那里碰碰运气吧,说不定刚好见到小郭作为镇魂灯芯的灵魂呢。”

    昆仑山大神木下,有一道光芒闪过。
    一束光摇摇晃晃落在靠近树根的地方,又颤颤巍巍慢慢膨胀,温吞橙黄的光芒摇曳,好似在燃烧一般,渐渐的,竟能隐隐从中看出一点人形。
    那光就像是贴着他的皮肤,吸吮着他的生命在燃烧。
    最终那光还是收敛了下去,只露出其中一个抱膝团坐的长发男人。
    他睁开眼,还没有分辨出眼前的一切,就先流下了眼泪。
    “……”他张嘴像是要说些什么,却一个音节也没能发出来。
    视野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他连忙定睛去看,努力想要分辨,可泪水却越来越汹涌,模糊了他所见到的一切。
    只能隐隐约约看见那个人影似乎是朝自己伸出了手,探过来的温度似乎比昆仑山上的风还要更加阴冷。
    但他却义无反顾地朝那个人影伸出了自己的手,迫不及待的握了上去。
    楚恕之在心底叹了口气,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
    终于捉住你了。
    灯芯的温度并不烫人,贴过来的肌肤的触感柔软,带着一点熨帖的炙热,一如七年前他第一次被这个小孩儿抓住了手,肌肤相贴,自己仿佛一块冰块,任由人捂热捂化。
    “小郭。”楚恕之笑笑,他说,“走了,咱们回家。”
    走了,回家。
    新出世的神圣愣怔的看着那个渐渐熟悉起来的男人,原本不应该存在的“前世记忆”也跟着松脱封印,七年间的一幕幕在此刻一齐涌上。
    “……”他又张了张嘴,仍然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但楚恕之就是听懂了,明白了他想说什么。
    他上前,一把拥住了新神圣……他的小怂包。
    “嗯。”

    “楚哥,咱们回家。”

END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有没有被吓到?!

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评论(66)

热度(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