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灵感充沛,按时交稿,山珍海味热切糕;文思枯竭,只字难书,一碗清汤煮面条。

emmm再有待补充。

[楚郭]难搞定——8

    “等、等一下,楚、楚哥你说什么?”

    小怂包像是被吓醒了酒,僵直了身体一动也不敢动。楚恕之紧紧盯着他的双眼,轻轻叹出一口气。
    “你你你……喜、喜欢……”
    楚恕之松开了握着他肩膀的手,轻轻后退一步给两个人都留出反应空间。
    郭长城僵着身体无意识后退,没几步后背就贴了墙。楚恕之看着他明显还没醒酒却依然抖啊抖的样子,心里对他的回应有了预期。
    小怂包明显还没彻底清醒,脸颊上两坨红晕颜色反而愈发显眼。楚恕之看着这样的郭长城,心底长叹一口气。
    他知道他自己是僵尸,如果真和小郭在一起了也注定是“人鬼殊途”,更何况就现在的情况来看,郭长城的答复百分之八九十是拒绝。
    可是……可是……
    楚恕之摸了摸自己胸口的位置,那里什么鼓动也没有,他早就死过一次了。
    可是他分明能感受到那里的炙热。
    他有千万个不说出口的理由,有千万个拒绝自己这样荒唐欲求的理由。
    可是他现在,没有一个要放开郭长城的理由。

    “我说,我喜欢你。”楚恕之轻声说道,什么阴冷的死气什么乱七八糟的情绪全都看不见了,此时的楚恕之竟然俨然是个“人”样。
    “我知道你……你不会喜欢男人,你喜欢祝红对吧?你先别说话。”看着郭长城急着开口,楚恕之抬起手阻止他说,“让我说,听我说完。
    “郭长城,我之前一直觉得你是个死蠢死蠢的小怂包。”楚恕之又朝郭长城笑了笑,“但是现在,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可能让你这个死蠢死蠢的小怂包走了。”
    楚恕之慢慢走进郭长城,伸手一抓又抓着那小怂包的胳膊。只不过出乎他意料,那孩子居然没怎么抵抗。
    “我不可能让你去别人身边了。”

    郭长城突然往前一大步,就像那天在大学路九号的露台上一样,不过也有不同,这一次小怂包直接上手搂住了他的楚哥。
    “我、嗝、呜呜、我,我也喜欢你啊、楚……楚哥……”小怂包一边哭一边打酒嗝,眼泪鼻涕蹭了楚恕之一脖子,这一回楚恕之却没有嫌弃地推开他。
    郭长城感觉到楚恕之伸手,慢慢抱住了,抱紧了自己。
    “我、我喜欢你好久……呜呜、嗝,我还,我还以为你喜欢红姐,我,我还想要不就算了……”小怂包大概也是太激动,语序混乱口齿还有点模糊,但楚恕之听得清清楚楚,“那回,那回你说过日子什么的……对不起我,没说好……我还,我还以为只是合租……”
    楚恕之收紧双臂,一句话福至心灵脱口而出:“愚蠢的人类。”
    郭长城任由楚恕之抱紧他,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哭还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大概就是楚哥说的,自己就是个愚蠢的人类吧。
    他揪着楚恕之背后的衣服,十指揪紧又放松,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突然松开了手。
    “楚,楚哥,我……”
    接下来的话他没有说出来。
    他吻住了楚恕之。
    楚恕之身体一僵,脑袋里像是被引爆了炸弹,什么都顾不上了。


tbc…

咦,谁说要看开车的来着?

我可是根正苗红好青年,开车多伤身体啊!

嘻嘻。

评论(32)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