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emmm再有待补充。

[楚郭]难搞定——9

    第二天郭长城醒的时候,是在自己的床上。
    被子好好盖在自己身上,睡衣也穿得整整齐齐,就是脑子特别疼,大概是宿醉后遗症。
    啊……宿醉。
    郭长城想起来了,昨天祝红和林静一起来楚恕之家里吃东西,还带了好多酒,自己还喝醉了……
等一下,喝醉。
    郭长城突然僵住了,他想起来了,自己醉后干了些什么事。
    告白,被告白,强吻……
    “啊啊啊啊啊!”
    郭长城涨红了脸把自己埋进被子里,虽然亲完之后自己好像就直接昏睡过去了,但是但是但是……
    楚哥应该没对自己做什么吧?!楚哥好像真的没对自己做什么!
    说不定昨天晚上是梦呢?!说不定根本没有发生过呢!
    想到这里,郭长城冷静了下来,与此同时,心底却突然涌上无法忽视的酸涩。
    真是的……还真是妄想过度啊,连被楚哥表白这种事都想象出来了……
    郭长城又把脑袋埋进了被子里。

    “郭长城?!”
    郭长城像是被安装了弹簧一样直起身,还红着一张脸就转头望向自己卧室门口,楚恕之一只手撑在门框,正狠狠皱眉看着自己。
    “楚、楚哥!”
    “你怎么了?鬼叫什么?”楚恕之走过来,掰过他的脑袋看了看,确定他没事了酒也清醒了,顺手又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下,“瞎叫唤害得我还以为你怎么了。”
    “我我没事的!”郭长城赶紧摇头,又顶着楚恕之皱眉疑惑的样子犹豫很久,才开口问道:“那个……楚哥……昨天,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怎么?”楚恕之问了一句,一脸认真疑惑的样子更让郭长城笃信一切不过是自己的幻想。
    “不……没什么。”
    楚恕之依然是皱眉低头看他,眼中的意味却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冷静淡定。
   “你说的是你昨天亲我这件事?”
    郭长城骤然抬起了头,动作太快以至于脖子咔吧一声抽了筋,他连忙用手捂住脖子,抬头也不是低头也不是,只好僵在那里。
    楚恕之快被他气笑了,无奈伸手给他揉着后颈肉,抻着筋。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都没说什么。”
    “对不起啊对不起楚哥我我我我不该亲你的……”
    “你确实不该亲我。”
    郭长城闻言一僵,尴尬得恨不能挖个地缝直接钻进去。
    “吻技这么差,也真是难为你了。”
    郭长城没来得及反应,原本给他揉捏着后颈肉的手顺势就扶住了自己的后脑勺,提前封住了他可能的退路。下一秒,嘴唇被一个有些冰冰凉凉的东西贴上了。
    还不仅仅只是贴着,不一会儿他的嘴唇就被楚恕之轻轻含住了,与此同时,有什么湿滑的东西正沿着他的唇缝描摹勾勒。
    他意识到那是楚恕之的舌头。
    这是楚恕之的吻。
    这样的认知让郭长城简直有些分不清今夕何夕,他甚至怀疑现在是不是还在做梦。他赶紧推开楚恕之,一脸认真严肃地对楚恕之说道:“楚哥,你打我一下。”
    “……打你做什么?”被郭长城打断了动作的楚恕之皱着眉舔了舔唇角,干脆爬上床一把把小怂包搂怀里,凑过去又要亲他,却再一次被人给推开了。
    “你……你打我一下吧!我怕我是做梦……”看着楚恕之以肉眼可见黑下去的脸,郭长城赶紧又补充道,“别别别别太重我受不住的楚哥!”
    “嗯,一定不会太重。”楚恕之朝他笑了笑,这一回不容人抗拒地凑了过去,埋在郭长城颈间,张嘴就咬。
    “嗷啊!”郭长城被疼出了眼泪,下一刻就被楚恕之推倒按在了床上,楚恕之双手撑在他上方,低下头,一点一点吻去了他的眼泪。
    “现在就疼得哭,过会儿我看你怎么办。”
    “什……什么……?”
    楚恕之叹了口气,重新封住了他的嘴巴,这一回不再是浅尝即止勾勒描摹而已。
    唇舌交缠,齿列磕触,郭长城被楚恕之引导着,慢慢接纳,懵懂地承受。
    好一会儿楚恕之才舍得放开他,轻轻舔吻他的唇角,压低声音说道:“这才叫吻……懂吗?”



tbc…

下一章开车!!真的开车!!相信我!!

评论(20)

热度(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