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emmm再有待补充。

[楚郭]难搞定——7

    “什么?红姐今天下午要来我们……要来你家?”

    那一天因为郭长城“洗澡”,楚恕之忘了要和郭长城说这件事。结果一拖一不小心就拖到周末当天。
    楚恕之看着很有些震惊的郭长城,左手下意识捏紧了。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这声音在郭长城听起来像是降到了冰点,他赶紧摇头摆手一套做了个全,抖着嗓子开口道:“没没没……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楚哥……红姐,红姐来我当然……诶,这是你家啊……”
    “但你好歹也算是‘租客’,”楚恕之想了想,“你要不想让她来,那我跟她说一声就是了。”
    “不是……我,我不是这个意思……红姐来我当然非常欢迎!”
    楚恕之看着郭长城那个傻兮兮的笑容,忍不住别过脸去。
    太蠢了。

    下午一点多,祝红和林静果然敲响了楚恕之家的大门,连着还带了一大堆煮火锅的食材,以及此次的终极目标——酒。
    问过郭长城没有酒精过敏,祝红直接咔咔咔开了四罐啤酒和一瓶红酒,雅俗共赏,不在乎什么品啊尝的,就着热腾油辣的红油火锅吃,爽就够了。
    九月下旬了,但天气还不算凉快,开了空调也无济于事。祝红带过来的酒基本上都是冰镇过的,郭长城吃一口菜就得喝一口,不然心底借着红油火锅劲儿窜上来的邪火压制不住。
    楚恕之无所谓,他没怎么动筷子,只是拿着罐啤酒,看着其他三个人吃吃喝喝。
    “诶小郭你多吃点。”祝红朝郭长城笑笑,顺手一块沾满了鲜红蘸料的大白菜帮子就落到了郭长城面前的碗里,“你看你这瘦的,老楚肯定克扣你口粮了吧?”
    “没有没有,楚哥对我……对我挺好的。”郭长城看着眼前的白菜帮子,咽了咽口水,眼睛一闭,一大口啃了下去。
    楚恕之瞟了他一眼,却是对祝红说道:“行了,别什么有的没的锅都我背,你也别欺负人小郭。”
    祝红意味不明地说了句“还挺护崽子的”,郭长城对楚恕之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没忍住又喝了好几口冰镇的啤酒。
    他又晃了晃脑袋,糟糕,好像有点上头了。
    郭长城以往也没怎么沾过酒,也并非天赋异禀酒量巨大,于是这几罐啤酒并几杯红酒下肚,晕晕乎乎地就开始显露原形了。
    他脸颊已经红透,耳垂也充了血诱人地红着,眼睛眨了几下就带上了迷蒙的水雾。祝红盯了他两眼,没忍住伸出了爪子,扒拉开了他长长一直遮到眼睛的刘海,给扒到两边,像是中分,于是他一双眼睛就这么毫无遮拦地显露在众人眼前。
    祝红啧啧几下,伸过手拍拍楚恕之的肩膀让他看看郭长城,楚恕之没有闪过她作恶的爪子,但还是瞪了她一眼。郭长城其实脑子里还留着一丁点清醒,他看着两人的“互动”,心里突然就十分无敌特别委屈。
    他一眨眼,眼眶周围直接也跟着红了。
    楚恕之一看情况不太妙,说不定下一秒这小孩儿就得借酒发疯,什么灌醉灌晕的计划他也不管了,狠狠皱眉把来“捣乱”的两人给丢在那儿也没管,拎着小孩儿要把他甩回他自己的房间。
    上了楼,快到最里面那一件房间的时候,郭长城却突然在门口停住了,任楚恕之怎么拉他也不肯动了。
    他大概真的已经被酒浇灭了理智,他居然敢直愣愣看着楚恕之的双眼,刘海被祝红撸成中分,一双水润的眼睛没有任何遮挡就落到了楚恕之的视线里。
    他其实没有流泪,楚恕之却莫名看出了“委屈”。
    “楚哥,就,就让客人在底下这样,这样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你再跟他们一起吃下去你非得被他们灌晕不可。”
    “没、嗝、没事。”郭长城突然傻呵呵地笑了起来,楚恕之伸手去抓他,却被他反手握住了,“我,我酒精、嗝、酒精不过敏,不过敏的。”
    小怂包大概是喝多了酒的原因,掌心炙烫,也大概是楚恕之本身体温相较普通人低上许多,这样高热的物体一蹭过来,楚恕之居然有种自己像是冰块一样正慢慢被人捂热捂化的错觉。
    郭长城也许终于是触碰到冰凉的物体有些舒爽,五指没忍住在楚恕之手腕上蹭了又蹭。
    “你……!”楚恕之觉得自己应该是一下子被点着了,不然心里那团火是哪里来的?
    “楚哥,红姐还在下面呢,你不能不管人家的。”郭长城像是有些无意识的呢喃,“其实……其实红姐、嗝,红姐人也挺好,红姐也很,也很不错,又优秀……”
    楚恕之听出了什么,他一把挣开郭长城握着自己手腕的手,两只手却又立马箍住了人肩膀,叫他不得不直视自己。
    “你喜欢祝红?!”
    郭长城原本还对楚恕之的话没什么反应的,听到这一句,他却像是再也承受不住一样,眼睛里落下两行泪来。
    “喜、喜欢红姐的,不是你吗楚哥?!”

    “我喜欢的是你啊蠢货!”
    话一出口,连楚恕之自己都愣住了。
    楼下也寂静无声,连火锅咕噜咕噜的声音也没听见了。
    好半晌,林静的声音才犹犹豫豫从下面传上来。
    “那……那啥,老楚啊……我和祝红就先走了哈……?”

tbc…

表白现场。

好嘛,结果最后楚恕之依然是“扒着人肩膀吼着我喜欢你”的表白方式啊蛤蛤蛤蛤蛤蛤大型打脸现场。

下一章开车,嘻嘻。

看我这么勤快,真的不多来发评论吗诸君?!噫呜呜噫。

评论(33)

热度(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