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emmm再有待补充。

[楚郭]难搞定——6

    楚恕之躺在露台上的老爷椅里,双手枕在脑后,一张脸黑得堪比锅底。
    相信祝红的自己,简直蠢毙了。
    和小怂包郭长城“同居”都半个月了,不知道计划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郭长城愣是还没发现自己“藏”在他房间抽屉里的那个东西。
    蠢的不是自己,是那小孩儿吧!

    “楚哥。”
    郭长城喊了他一声,站在露台的玻璃门外,身上的围裙还没解下来。
    “吃饭了楚哥。”
    “嗯。”
    其实和郭长城合租,好处还是很多的,比如说这半个月里,家里的卫生打扫以及一日三餐,居然都是他承包的。
    这种状态,和在一起好像也差不了多少。
    但楚恕之就觉得,现在应该是少了点什么,缺了点关键的东西。这样仅仅只是“合租”的“室友”关系,并不能让他心里的躁动稍微好受一些。
    反而是郭长城日复一日在他眼皮子底下晃悠,让他更加焦躁,恨不得立马扒住人肩膀对着他吼“我喜欢你”这四个字。
    楚恕之想了想自己那样做,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还是算了。

    饭吃到一半,突然有人给楚恕之打了电话。等他看到是谁的时候立马抓过了手机,起身去了二楼卧室,还关上了房门,郭长城看着他楚哥行云流水地“溜走”,只来得及瞟到一个“祝”字。
    应该是红姐吧。
    郭长城扒拉着盘子里的小青菜,突然有些食不知味。

    “喂?你这个时候打来做什么?”
    “嘁,说得跟个你跟人家已经好上了一样,给你俩打电话还得挑个不打扰你们俩的时间是吧?”祝红在那头嗤笑一声,“我就来跟你说一声,这周末我和林静去你家玩玩儿。”
    “你怕是想多了。”楚恕之狠狠皱眉,“你们来我家能有什么好事?”
    “你才是想多了吧楚大爷。”祝红翻了个白眼,想到对面的人看不见,还尤为可惜了一下,“要不是为了帮你搞定小郭……啧,一个二个都不开窍!死榆木脑袋!”
    楚恕之仔细想了想,确定这个“一个二个死榆木脑袋”没有自己的份。
    “所以你打算做什么?还带林静?”
    “林静只是个挡箭牌,”祝红笑了一下,听在楚恕之耳朵里却有些阴冷,“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什么吧?”
    “……什么?”
    “要是搞不定,老娘把他打昏送你床上去!”
    “我靠祝红你别乱来!”
    “放心放心,我不会动手打人家的。”祝红赶紧又接上一句,“林静也不会动手你放心!绝对不乱动你家小怂包!咱们俩就把人灌醉而已,问题不大。”
    楚恕之握着电话,背靠着门,另一只手搭在门把手上,轻轻按下,又怕门开了赶紧放松。
    他想着自己大概真的昏了头,他居然动摇了。
    他干脆挂了电话。

    回到楼下,饭菜还剩下许多,却没见到小郭人影。
    浴室里传来水声,楚恕之走过去敲了两下门,里面马上传来郭长城的声音:“啊楚哥!我在洗澡!你要用浴室吗?我马上出来!”
    “没事,我房间里有小浴室。”
    楚恕之回了他一句,转身又回到餐厅,看着那满桌子饭菜,心中遏制不住的郁闷和躁动又开始作祟。
    他打开手机,给祝红去了条消息。
    “你们俩悠着点。”
    这就是同意了。
    “ok。”

    浴室里水雾弥漫,郭长城整个人浸在雾气里,衣服却一件也没脱。他靠着浴室的门直接坐在地板上,两只手抱着膝盖,像个小学生一样,听着外面的动静。
    楚哥下楼了,楚哥走过来了,楚哥敲门了。
    “啊楚哥!我在洗澡!你要用浴室吗?我马上出来!”
    “没事,我房间里有小浴室。”
    楚哥又走了,大概是去了餐厅。
    郭长城猜测着楚恕之的一举一动,他惊觉,原来这个“家”自己已经这么熟悉了。
    楚恕之往哪个方向走了几步能到哪个地方,他甚至能在心里描摹出一幅路线图。
    可是如果以后,楚哥不让自己再继续住下去了……怎么办呢?
    现在外面房租这么贵,水电也贵,房子还没有楚哥家这么大,自己去哪里好呢……
    如果楚哥不要自己了,自己要去哪里呢?再回到原来的地方吗?
    郭长城把脑袋埋进臂弯,衣服袖口渐渐被濡湿。
    他干脆把衣服全脱了,真的开始洗澡。

tbc…

啊,哭唧唧的小郭同志,突然让我想到从冰柜里拿出来好久的糯米糍,软唧唧的还沾着水珠,特别特别想戳一戳戳一戳……

我也是有够恶趣味了……

评论(18)

热度(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