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灵感充沛,按时交稿,山珍海味热切糕;文思枯竭,只字难书,一碗清汤煮面条。

emmm再有待补充。

[楚郭]难搞定——4

    “那个……楚哥,我,我有事找你。”

    楚恕之刚刚吃完午饭回到办公室,郭长城立马就站起来,两只手背到身后,像个认错的小孩一样面对楚恕之,说话也说得断断续续。
    郭长城把楚恕之带到阳台,一副小心翼翼鬼鬼祟祟的模样让楚恕之误以为他是不是要找自己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那,那个,你昨天晚上说的。”郭长城见楚恕之一下子朝自己看过来,目光灼灼的,吓得他以为楚哥还在生气,立马摆手道:“楚哥你你你你放心!我绝对绝对没有误会!”
    “……误会什么?”
    楚恕之直觉有哪里不对,心里隐隐有些不安的感觉,他觉得这小孩儿绝壁误会了什么,还误会大了。
    但楚恕之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微微皱起了眉,看着不断避免和自己眼神接触的郭长城。
    “那,那个……合,合租的事,我答应了。”
    “……啥?”楚恕之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有些好笑又很有些好气地放松了自己一直莫名其妙僵硬着的背,左手顺势就搭在了露台栏杆上,“合租?”
    “是啊。”郭长城梗着脖子把自己杵在那儿硬逼自己说出接下来的语句,脸颊也不由自主染上了点微红,“你不是说要跟我一起过日子么,这不就是要合租?我知道楚哥你一个人住容易寂寞,刚好我房子租期也快到了……用不用我给你找一找适合两个人合租的房子?这样一来租金好像也可以省下不少……”
    说到最后,郭长城已经莫名其妙就变得理直气壮谈吐清晰了,也许是楚恕之一直没有打断他的原因。他越说越觉得自己机智,觉得自己简直勘破了楚哥心中那一点隐秘的“寂寞”心思,这样一来楚哥也不会觉得尴尬,自己也可以省下一点钱,郭长城,满分!
    楚恕之黑着脸看着眼神突然变得亮晶晶的郭长城,真的恨不得把人脑袋撬开看一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从某种方面上来讲,郭长城确实“看破”了楚恕之的“寂寞”……不过方向好像有点不大对劲啊!
    “小郭,我真的怀疑你是真傻呢,还是装傻。”
    “……啊?”
    楚恕之咬牙看着表情凝固一脸懵逼的郭长城,突然笑了。这下不再是早晨那个吝啬的微妙弧度,也不再是昨晚郭长城看到的僵硬笑容,那是非常自然,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愉悦”的表情。
    ……可是郭长城怎么就觉得后背这么凉飕飕的呢……?
    楚恕之左手还搭着栏杆,身体前倾,朝着郭长城逼近,郭长城迫不得已往后弯腰,又没忍住小小地后退了一步,而这一步一下子就让小怂包想到昨天晚上自己噔噔噔那几大步后退,脸上暧昧的红色立马褪了个干净,一同消减的还有他脑子里难得上线的智商。
    他立马往前近了一步。
    一大步。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突然变为零——郭长城的嘴巴擦过了楚恕之的鼻子,柔软唇瓣对上鼻梁,楚恕之赶紧直起身给小怂包留个反应空间,小怂包则是捂着嘴,就这么蹲下了身。
    “……你怎么蠢成这个样,我看看。”楚恕之又恢复成皱眉的模样,也蹲下身伸手要去掰开郭长城捂着自己嘴巴的手,可是郭长城只是抬眼看着楚恕之,一双有些湿润的眼睛就那么委委屈屈地看着他,随便来个谁都能看清里面写满了“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别打我!”
    楚恕之一僵,身体跟个装了弹簧一样站了起来,原本伸出去的左手飞快收回,无比不自然地抹了把自己的耳朵。
    我又不吃人。
    他心想,左手又赶紧停下了蹂躏自己耳朵的行为。
    小郭也不吃人。
    “行了行了赶紧起来,没用。”他背过身,翻了个白眼,没有看郭长城,“也甭找什么房子了,你就来我家住。”
    身后似乎传来细细的抽气声,楚恕之补上下一句:“租金按你原先租金的一半算,水电费平摊。”
    “啊……好,好的楚哥。”
    “下周就搬过来。”
    “啊……噢。”

    等楚恕之离开了露台,郭长城才放开了自己的手,露出没受伤却因为撞击以及别的什么原因而充血发红的嘴唇。
    一同变红的还有他的脸颊。
    楚哥的鼻子……好冰啊。
    这是小怂包脑子里,唯一的想法。

tbc…

手感突然变好,下一回完结。

评论(8)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