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灵感充沛,按时交稿,山珍海味热切糕;文思枯竭,只字难书,一碗清汤煮面条。

emmm再有待补充。

[楚郭]难搞定——3

    其实郭长城也不是那么傻的。

    郭长城暗恋楚恕之快两年了。
    小怂包身边要好一点的就是特调处的各位,但是暗恋楚恕之这件事情,他真不好意思跟特调处的任何一个人说。
    猫也不行。
    他就怀着自己隐秘的小心思,屁颠颠跟在楚恕之身后跟了两年,叫了人两年楚哥。

    他当然听清楚了楚恕之的那一句“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过日子”,不仅听清了,还听到心里去了。
      不然哪儿来那么大的反应?他楚哥要杀人一般的表情他见得多了,哪至于那一天晚上被吓成那个样子。
      只不过,惊喜太过,似乎就成了惊吓。那天晚上他的反应无论落在谁的眼里大概也是一副害怕到不行的样子。
    想到这里郭长城就只想给自己愚蠢的脑袋来那么一下,这下好了,把楚哥惹生气了吧?!
    楚恕之离开郭长城家的下一刻,郭长城也冲了出去。下了楼楚恕之的身影已经不见了,郭长城在自己家周围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人。
    想到很久之前,楚恕之在自己面前突然消失的本事,郭长城自嘲地叹出一口气,只要楚哥想,自己怎么着也是追不上人家的吧。
    那次郭长城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他想,至少这一次,一定要跟楚恕之解释清楚自己的态度,也一定要说出那个“好”。

    只可惜上天大概对这小怂包没多温柔,他找到了楚恕之家附近,恰好就看见了咖啡馆里靠窗坐的楚恕之。
    不只有楚恕之,在楚恕之对面,还有一个女人。不巧,郭长城认出了那个女人,祝红。
    而楚恕之正对着祝红微笑,虽然笑得很僵硬就是了。
    有那么一瞬间郭长城不知道自己心里怎么想的,也许那一瞬间他连心都被掏空了,什么都感觉不到。他想,楚哥这是忘了上一刻他是在谁家对谁说“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过日子”吗?
    小怂包自己又顿悟了,也许人根本就不是那种意思呢?
    人家说不定只是一个人住得太寂寞了想找个合租伙伴呢?
    郭长城想通了这一点,心情又轻松了起来,只是心脏里像是打翻了柠檬汁,刺疼刺疼酸涩的感觉怎么也忽视不掉。
    楚恕之很少笑,准确来说郭长城就没见过楚哥在人前笑过。那样僵硬的笑容说不定是他楚哥这几百年以来第一次真心微笑呢。
    郭长城没有久站,看了两眼也就转身打车回家了。他是有点怂怂的,又不是受虐狂,楚恕之脸上就没有消下去的微笑像一把八百米长刀,咔嚓一下砍断了郭长城全部的幻想。
    其实郭长城从来也没有期待过自己能和楚恕之在一起,只不过今天楚恕之的一句话,稍微点燃了他心里藏了好久的燃料。
    只是没过两个小时,又被楚恕之“亲手”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也没什么,不过是回到之前而已,就当那火从来都没有烧起来过。
    可惜郭长城是个很实诚的孩子,他骗不过自己。那火是灭了,灭火的水还留在心里,潮潮的难受。

tbc…

已经是个废咸鱼了我。

评论(14)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