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emmm再有待补充。

[楚郭]难搞定——2

    “所以,”祝红端起面前的咖啡杯,啜了一口,看也不看对面的男人一眼,“这种事你找我干什么?找赵云澜那家伙不是更合适?”
    “他的电话没人接。”想了想,楚恕之又补充了一句,“沈老师的电话也打不通。”
    祝红额角的小青筋跳得欢快:“啧……现在才几点啊赵云澜这个毫不节制的狗东西明天沈老师可是有早上的大课的!”
    楚恕之打开手机看了眼“救星课程表”,深有所感地点了点头。
    “好吧,那姐姐就勉为其难的帮帮你。”祝红放下咖啡杯,放松地往后一靠,看着楚恕之,“演示一下你是怎么跟人小郭‘坦白’你喜欢人家的?”
    楚恕之端正坐姿,脸上的表情正经无比,一双仿佛蒙了灰雾一般的眼睛直直看着祝红,他开口道:“‘你要不要试试跟我过日子?’”
    祝红看了他两秒,随即飞快地带着沙发椅往后退了几大步,她面无表情地看着楚恕之,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
    “……”楚恕之看着对面那个夸张的姑娘,忍住了自己想要揍人的欲望,“我又没和你说你摇个什么头。”
    “我猜小郭肯定没有摇头。”祝红咧咧嘴角,“你现在这表情哪里是要个人过日子的,跟个要动手砍人之前的警告差不多,还是‘你敢摇头我就手撕了你’的那种,谁对你这张脸都得犯怵。”
    “……那你还敢摇头?”
    “我要挂了谁帮你?”祝红翻了个白眼,重新拖着沙发椅回来,“来来来,姐姐现在来教你,怎么撩到你家小郭同志。”

    第二天郭长城来上班的时候眼底还带着浅浅的青黑,原本就显得有些郁郁的小可怜此时更加丧气,和楚恕之身上的死气有得一拼。
    祝红装作去冲咖啡“不经意”经过楚恕之身旁,撞了他一下,咳嗽咳得震天响。
    楚恕之终于回头看了慢腾腾几乎可以说是“挪”到办公桌旁的小郭,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怎么这么慢啊你。”
    郭长城身体一颤,被微长刘海遮盖住的双眼小心翼翼地看了楚恕之一眼,眼睛里的血丝在楚恕之眼里避无可避。
    这一看就让他看见了,他楚哥脸上极其浅淡的笑容。
    楚恕之生得好看——这是郭长城老早就明白了的——其实能够从现在的楚恕之看出来,如果他活着想必应该是个面容清隽的男人。而现在因修炼方向的原因,五官较之生前更为深邃。死气又时时缠绕着他,在郭长城眼里那点死气也很容易被认为是“阴郁气质”。
    摸着良心讲,这样一个“阴郁气质”的帅哥对着你笑,还笑得含情脉脉,有把持不住的感觉,挺正常。
    以上,是祝红小姐姐原话。
    可惜的是,楚恕之大概没有把握好那个度,于是原本应该是“含情脉脉”的笑容落在了郭长城眼里,大概是成了“茹毛饮血”。
    反正在楚恕之眼里,那小兔子噔噔噔溜得倒是挺快。
    于是楚恕之含着那抹笑意,转过头对着祝红十分“和善”地笑了一下。
    ——这就是你的所谓“把持不住”?
    祝红十分“温婉”地回了他一个笑。
    ——您老自个儿的问题别总往老娘头上扣帽子!
    楚恕之暗暗比了个中指,翻了个白眼开始研究k线,祝红同样回敬以白眼,关掉扫雷开始玩弹弹堂。
    两个人谁都没有注意到,郭长城藏在显示器后面的眼睛。


tbc…

居然……还没……写完……

评论(12)

热度(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