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emmm再有待补充。

[阴阳师]夜天

    夜叉站在庭院里,靠在支撑门廊的柱子那儿,怀中抱着他的戟,看着一圈围着桃花妖和青行灯的小妖,嘴角垮了下来。
    真是的,桃花妖那家伙,又在和那群刚入寮的小鬼们说自己的坏话了。他看见小薰回头看了他一眼,有些瑟缩地抱紧了身旁大妖的手臂。
    山风轻轻摸了摸小薰的脑袋,回过头看了夜叉一眼,露出一个微笑。
    夜叉扯起一边嘴角笑得邪肆,一双血眸反射着月光和篝火的光,橙黄和冷蓝一起糅杂在那潭幽深血色里,稍微露出一点虎牙尖的微笑也莫名染上嗜血的意味。
    曾经,夜叉也确实是这样一个嗜血的妖怪。
    张狂的笑声响彻夜空,血液喷溅泼洒在他赤裸的脚踝和持戟的手腕上。一颗又一颗圆滚滚还带着惊骇不已表情的头颅咕噜咕噜滚到他脚边,他踩了踩,像是当做球一般在脚下碾压,大睁的双眼里,微微收缩的瞳孔兴奋地抖动。
    那笑容,比起现在更要恶意满满和令人胆寒。
    抱着自己尾巴听着桃花妖描述本来就有些因为害怕而发抖的妖狐无意间一抬眼看见夜叉这笑容,直接“嗷”的一嗓子飙了泪。
    “嘿。”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贴上夜叉的发顶,一缕缕寒气在燥热空气里散开,稍微让人好受了点。
    “不要吓那些小妖。”以津真天面无表情说出这句话,朝前走了两步,轻轻一跃,坐在了廊沿,就在夜叉身边。
    夜叉马上也跳了下来凑到以津身边坐好,那邪肆嗜血的微笑早已在察觉到以津靠近时就换成一脸老实乖巧的乖宝宝笑容,接过以津递给他的冰沙,一勺一勺挖着,借这凉意压一压心中因天气而日益嚣张的野兽。
    “明天就是木曜日了,阿爸想给大天狗大人换一身更好的御魂,有得忙了。”
   “反正把我的御魂拿过去是不可能的。”夜叉挖完刨冰,扔掉碗偏转身体往以津身上一靠,手往上抬揪着以津短短的头发绕着玩儿,“以津,你都没有喊过我‘大人’。”
    以津无奈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夜叉一头红毛。
    “你几岁啊夜叉小朋友?”她又笑了笑,不很张扬,非常浅淡的一个笑容,“夜叉大人,刨冰的味道如何?”
    夜叉心念一动,以津平平淡淡的语气,细软清泠的声音,像把小勾子,在他心里勾啊勾。胸口中蛰伏的那头凶兽又蠢蠢欲动。
    夜叉笑了笑,是那种很真心很温暖的笑容,甚至和他本身都很不契合。他又往下躺了点,脑袋搁在以津的腿上,又伸手勾住以津的后脑勺,不管不顾就那么亲了上去。
    以津微微睁大双眼,一双浅紫瞳眸中满满都是那肆意张扬的血色。
    夜叉伸出舌头沿着以津唇线勾画一遍,自己过把瘾就算了,也不多让以津觉得羞赧就放开了她。心中那头凶兽不满地刨了刨爪子,暂时放过了夜叉。
    “以津,你真好看。”



    “桃花妖姐姐……夜叉是不是在欺负以津姐姐啊……”一小只的薰抓着桃花妖的衣角,红着脸又有些不安地一直朝着夜叉和以津那个方向张望。一双大眼睛里已经开始蓄起雾气,仿佛只要桃花妖点点头她就能立马跑到自家哥哥那儿,要山风狠狠教训夜叉那个坏人,解救可怜无助的以津真天。
    桃花妖看着肆无忌惮秀恩爱的夜叉,手中的桃花枝“咔嚓”又断了一根。她干脆起身换了个方向,不再看那个被阿爸偏爱的妖怪。
    “没有哦,小薰。”最后还是山风忍着笑开了口,“以津姐姐没有被夜叉欺负,他们两个是一对噢。”
    “一……对?”薰懵懂的看着山风。
    “是啊,一对。”山风把薰圈进自己怀抱里,“因为是一对,所以夜叉是绝对不会欺负以津的。”
    “是…这样吗?”
    “而且你看,”山风又朝那两人的方向示意了一下,薰转过视角看了过去,“以津很厉害,才不会被夜叉欺负。”
    他们看过去的时候正好看见以津一把捂住夜叉的脸,而以津自己的脸也是通红。夜叉有些闷的笑声从以津的爪子下传了出来,不是以往那种令人胆寒的假笑,而是发自内心的,令人也忍不住跟着弯起嘴角的爽朗笑声。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