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灵感充沛,按时交稿,山珍海味热切糕;文思枯竭,只字难书,一碗清汤煮面条。

emmm再有待补充。

[华暗]兄长04

因为实在不会复制链接所以就……emmmm……
可以点进华all的tag看比较方便,因为目前那个tag只有我一个人来着……
已更新。

↣↣↣↣↣↣↣↣↣↣↣↣↣↣↣↣↣
      纯白的雪地之中,缓步行来一人。他双手背于身后,黑色的衣袂翻飞,卷起雪尘。他望着把暗香护在怀里的华山,哈哈大笑:“季安霖,我怎么不知,你什么时候还拐了个暗香的当小媳妇儿了?”
      季安霖眉宇微拢,他松开了搂着暗香的手,却转又拉着他的手腕将人护在自己身后。
      “乌盟残部,如今也嚣张至斯了?”
      “呵……要不是你……”那人眼神阴骘,死死盯着站得笔直的季安霖,“我游义歌能落到这地步……?!是你,毁了我的乌盟,毁了我的一切!”
      “那么,乌盟的游盟主,我倒是要问一句。”季安霖轻轻笑了笑,嗓音里仿佛也带了愉悦,“当初带人夜屠我季家,杀我母亲害我亲弟,毁了我一切的人,又是谁?嗯?!”
      游义歌不耐烦听季安霖叨叨这许多,话音未落就提着长刀冲上。季安霖伸手把暗香推开些许,毫不示弱,提剑迎上。眨眼两人就已你来我往,斗作一团,刀光剑影好不凶险。
      暗香暗自给季安霖捏了把汗,但也并不想就此做个看客。瞅准时机,他也握着刺刀冲上。游义歌原本和季安霖旗鼓相当突然闯入一个不怕死一般冲撞的小子,顿时也有些应接不暇了。
    “你来干什么?!危险,回去!”季安霖又惊又气,朝暗香吼道,“这不关你事!”
     暗香不答,只是又往前冲了一段,隐身绕至游义歌身后,一掌劈下,正中后心。
      游义歌身形一滞,直往季安霖剑尖上扑去,却在只差毫厘之时强行扭转身体,扬手朝着暗香方向洒出一把暗钉。季安霖的剑锋没能刺中他,紧紧只划破了他的手臂。
      而那把暗钉暗香却没能全部躲过,有一颗躲闪不及被扎进了左腹部,只冒了个乌黑泛光的尾巴。
      季安霖一声咒骂硬生生压抑在嗓子眼里,他急切地冲至暗香身旁,伸手捂住他的腹部,五指用力,把那颗钉子拔了出来。而从头至尾,暗香也没有哼一声。
      “呸!”游义歌吐出一口浊血,虽然未被华山的剑所伤,但暗香暗藏玄机的那一掌也够他喝一壶。他阴测测地笑了笑,一双鹰目直勾勾盯着暗香:“好小子……手劲儿不错,老子记住你了!”
      “你倒是还敢来?嗯?”季安霖一边扶住暗香,一边微笑着朝游义歌看去,“当初害我一家不够……后来又杀了我父亲还不够……现在还敢说出这种话?嗯?”
      他空出一只手,缓缓抚摸着刚刚入鞘的剑,言语冰冷。
      “老匹夫,你若再来,这会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定叫整个江湖,都忘了曾还有个毒瘤恶徒,叫乌盟,叫游义歌!”
      游义歌忽然就笑了:“那老子可就擦亮双眼看着了!”
      语毕,他竟不再停留,捂着胸口毫不迟疑地离去。
      等看着游义歌的身形飞速离去,华山这才松懈下来。暗香身子一歪直往雪地里跪下,
      季安霖双手用力,直接把人抱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
      暗香被迫窝在季安霖怀中,鼻尖萦绕着混合了馥郁酒香的清冽味道。腹部伤口仍在淌血,染红了自己的指尖,也染红了两个人的衣裳。
      季安霖叹了口气道:“叫你别过来你非要过来,这事本与你无关,何苦非要把自己也带进来呢?游义歌那老匹夫可不是个善罢甘休的,你还受了伤……啧,怪我。”
      “那种情况,任谁都没法见死不救的!”
      “你看我,对上他像是会死吗?”季安霖哭笑不得,只又把人抱紧了些,抬脚便走,“乖乖别动,我带你回去看看这伤,让师姐给你治一治。”
      “诶对了,在下季安霖,还不知小友名字……?”
      “……展言。”
      展言微垂眼睫,伤口处传来奇异的酥痒感,甚至连疼痛都压去。
      算了……应当没事。
      他乖乖任由季安霖抱着,不再多想,更不言语。
      直到,他以某种奇怪的方式,再一次来到了华山派。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