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灵感充沛,按时交稿,山珍海味热切糕;文思枯竭,只字难书,一碗清汤煮面条。

emmm再有待补充。

[华暗]兄长03


    “你……是否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弟弟……?”
    暗香盯着华山的双眼,而那双映照着漫天雪光的澄澈双眼中竟真的划过一丝涟漪。
    “啊……弟弟吗。”华山轻轻笑了笑,眼睫微垂,眼中的涟漪映着杯中的波光,“曾经是有一个……很可爱的弟弟。只是后来家中变故……”
    “失散了吗?”暗香克制不住有些激动。
    “不。”华山又啜饮了一口温热的酒液,颊边的梨涡也盛着温柔,“他死了。”
    “……”暗香怔住了。
    “家中变故。家中变故……”华山依然笑着的,只是清澈眼眸中尽是掩藏不住的痛苦和愧疚,“可为何要害一个那样的孩子……”
    “他还那样小。”
    华山又斟上了一杯酒,抿了唇抬头扯出一个安慰的笑容:“好了,不提这个。我可不希望这事儿影响到小友的心情……”
    “确定过了吗?真的是死了……万一仅仅只是单纯的走失了呢?!”
    华山一瞬间收敛起笑容,眼中的光也一如龙渊之水刺骨冰冷。他看着莫名激动起来的暗香,一字一顿开口道:“死者为大,还望小友莫再问了。”
    暗香突然醒悟过来,自己说错了话。可是仍然感觉仿佛是被一盆冷水兜头而下,冻彻灵魂。
    他说不出话来。
    “当年……是家父带着我寻到的弟弟。”华山还是收起神情,神色淡淡地开口,“一群狼围着他,围着支离破碎的他……左臂已经没了,脸也没了大半张。衣物不知道是在哪匹狼腹之中。只有左手之中,紧紧攥着前一日我赠他的金铃铛……”
    “他还那么小。”华山右手无意识抚上剑鞘,“他还那么小。”
    “抱歉……节哀。”暗香踌躇着开口,心中空落。
    “没事。也十年了,是我自己放不下。”华山饮下最后一口酒,站起了身,“好了,酒果真是好东西。我今日还有任务要回师门结了,先在此别过小友。若下回有缘再见,定要好好请小友喝上一盅。”
    “无需客气……是我方才莽撞了。只是我也是与家兄幼时失散,故而有此一问。”
    “咦?令兄也是华山弟子?”
    “我并不知他是否真的会来华山……”暗香苦笑,“不过是抱着微渺的希望大海捞针罢了……”
    “没事的,你一定会找到的。”华山拍拍他的肩膀,弯起嘴角,“不要放弃啊,说不定你哥哥也正等着你去寻他。”
    “嗯,谢……”
    话音未落,暗香却见华山脸色陡变,竟一把把自己捞进了他的怀里。胸膛贴着胸膛,暗香的脑袋被按在华山的颈窝中,甚至可以感受到他心脏有力的跳动。
    而自己的心跳声似乎也越来越大,即将跃出胸膛一般。
    华山一手扶着暗香的腰,另一只手抽出腰间剑,往后急退,避过几颗暗钉。
    他朝着朴夫人院里的两三酒客大喊“进屋!”一跃跳出了长安驿的范围,往空旷处跑去。
    而半空中传来一声暴喝,未见其形,其声先至。
    “季安霖,今日你可逃不掉了!”

评论(5)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