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emmm再有待补充。

[华暗]兄长02


    来到华山已有四日,但对于哥哥的线索却就此中断。这四日里,他寻访过华山的大师姐,也问过守在门前的华山弟子,甚至连华山脚下朴车夫一家子也问过,就差抓着每一个华山弟子问一遍“你有没有个失散多年的弟弟”了。
    可还是一无所获。
    暗香不知道哥哥的名字,不知道哥哥的长相,甚至从没听清过哥哥的声音是如何的。十三个梦境里,只有那个蕴藏着阳光一般的笑容告诉他哥哥是什么样的。
    信息还是太少。
    暗香裹紧了身上的大氅,来到长风驿,找朴车夫的老婆要了碗酒喝。
    酒水清澈,在小火炉上煮到沸腾,馥郁撩人的酒香渐渐弥散开来。暗香抽了抽鼻子,许是气候太过寒冷,需要烈酒和胡辣汤发汗驱寒,于是华山这片儿,胡辣汤是数一数二的正宗,薄酒是没有的,烈酒却能让那七尺大汉也脚步虚浮。
    暗香看着朴夫人脸上带着热情的笑,送上来满满一坛子温热的烈酒,实在是不好拒绝。
    他抚了抚额,说实在的,这是他第一次饮酒。以前在暗香,虽然兰花先生不管这方面,师姐们却总以自己还小为由,不让他碰酒。至多也就年节之时许他喝一点清淡的果酒。
    暗香有些犹豫,他不清楚自己的酒量,可这华山,山风太冷,而酒香又太过勾人。他犹豫半晌,最终还是给自己斟上了一小杯。
    闭眼抬头,皱着眉一口气饮下,温热的液体流入口腔,辛辣的味道顺着喉咙直往下,他忍不住咳嗽几声,酒盏也摔在了桌面上,歪歪斜斜地放着。
    烈酒入喉,辛辣感一直延伸到胃里,仿佛胃里被点燃了一团火。暗香不是很习惯这样陌生而炽烈的感觉,但并不排斥。可惜的是,那火热的感觉也仅仅只在体内小范围肆虐,并没有让他觉得温暖起来。
    “啧啧啧,你这样喝怎么行呢。”
    有只手拾起了桌上的酒盏,自顾自又斟了一杯,轻轻晃了晃。暗香盯着他的手,那只手修长而不纤弱,骨节突出,是双很好看的手。
    暗香又微微仰起头,逆着光去看那个人,却只能看见他微勾的唇角。
    “一看就知道你是第一次喝酒,这华山雪可不是你这喝法。”
    那人声音清朗,在这凛冽寒风中也不失一点温暖的热度。
    就像这酒。
    暗香愣怔地看着他,甚至忘了回话。那样的笑容,几乎和梦里如出一辙。
    “臭小子,又给我家酒瞎取什么名字呢。”朴夫人从里屋又走了出来,笑着拍了一下那人的肩膀,“要喝酒我再给你拿,可别哄骗这小友的。”
    那人微微侧过头,暗香终于看清了他的样子。标准的剑眉星目,眼眶深邃,双眼清澈干净。
   容貌和自己并不相似。
    他又笑了几声,对朴夫人说道:“那可对不住啊朴夫人,我这回……身上又没得现银,你看这……”
    “行了行了,算我请你还不成么。”朴夫人状似无奈地笑了笑,“你呀,每次出门去也不是没带钱,怎么每次回来就没钱呢……”
    “不用了朴夫人,我这坛酒就送给这少侠好了。”暗香突然开口,“反正……也如这少侠所言,我确实是头一次喝这等烈酒……也品不出味,倒不如让少侠好好喝上一盅。”
    “嘿!谢了哥们儿!”那人很是自来熟地坐在他身边,二话不说先轻轻啜饮了一口酒水,“啧啧啧,这回可是连棉袄也给了老六……可冷死我了……”
    “这位少侠。”暗香不理他的小声嘀咕,侧过身认真地看着他,有些小心翼翼地开口道:“你……是否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弟弟……?”

评论(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