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emmm再有待补充。

[喻魏]牢狱03


    两周之后,七月中旬的苏黎世突然下起了雨。
    下午叶修宣布大家可以休息了。明天就是世邀赛的赛前发布会,后天就是第一局比赛。孙翔唐昊和张佳乐三人的状态渐渐稳定,大家也确实为这次比赛准备良久,是该休息一下。
    叶修在临时训练室的角落里找到了喻文州。他面前的电脑屏幕显示着荣耀的游戏界面,叶修认出来,那是装备编辑器。
    “哟,还在弄那个玩意儿啊。”
    “嗯。”喻文州应了一声,也没有抬头,稳着右手,一点点将材料依照设计图上的设想打磨成型,嵌入框架之中。
    “啧啧啧,有时间我会转告老魏的。”叶修笑了笑,拿起手里的一叠文件轻轻拍了拍他的左胳膊,“喏,明天发布会需要准备的东西,记者可能会问的问题也在里面,你看看。”
    “嗯,我待会儿就看。”喻文州扫了一眼放在自己手边的那一叠纸,转而继续专心研究着屏幕里不断旋转渐渐成型的小东西。
    “呵呵,”叶修眯了眯眼,双手插进了口袋,“里面有些问题还蛮有趣的,我觉得如果我们的对手有研究过我们的话,八成会问那些东西。”
    “那又怎样呢。”喻文州终于完成一个阶段,有些放松地松开了一直握着鼠标的手,微微仰起头看着叶修,“不管是什么问题,不会是大问题。”
    “行行行。”叶修把东西给了他就该走了,他是领队,除了和队员们一起训练之外还有很多事要做。
    他转身朝着临时训练室的门口走去,对战名单在上周就已经抽签决定了。叶修准备回房间再研究一下后天将要面对的对手的资料,扬起右手挥了挥,转身出去了。
    喻文州看着叶修离开,他的背影转了个弯之后再也看不见,这才将视线重新投注到屏幕中那个宛如逆十字形状一般的小物件。
    他微垂眼睫,略长的额发挡住了部分了光线,掩盖他眼中的情绪。
    他抿着唇,直接退出游戏,把账号卡抽了出来,关了电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训练室。

    7月15日,荣耀世邀赛赛前发布会。
    由于人数限制,每个队只要正副队长及领队出席就够了。虽说如此,但其余队员也需要到场,等发布会结束是要去提前熟悉比赛场地的。
    因为国别原因,每个国家队都是依次分别出席。瑞士被安排在了第一位,中国队则被安排在了第六位,在中国队前面就是叶修曾格外关注过的俄罗斯队。
    等到俄罗斯上场时,叶修喻文州王杰希三人被指引着提前来到上台的阶梯旁,三人的视线微微上移,就能看见俄罗斯队代表人的背影,以及台下记者席最后方几位站起来拍照片的拼命三郎。
    王杰希看了几眼,突然伸出胳膊肘捅了捅身旁的喻文州。
    “文州……你看那个女孩。”
    喻文州循着王杰希指的方向看去,看到最靠近他们这边坐着的一个女孩的小半张脸。叶修也跟着看了过来,此时也是有些惊讶。
    “嗯?她坐的是……轮椅……?”
    王杰希点点头:“是轮椅,不过……她是谁,俄罗斯代表队的领队吗?”
    “应该是俄罗斯的队长吧。”喻文州突然开口,脸上浮现探究的神色,“目前我们不知道的关于操作者本人信息的,也就只有俄罗斯的正副队长。根据刚刚他们发言的顺序来看……应该是俄罗斯的那个战斗法师队长。”
    “嗯……有可能。”叶修也小声接下了话头,此时也用眼神示意喻王二人注意台上,“你们看……另外那两个人被提问到有关队内布置的时候,总是会时不时看她一眼,她应该是队里的核心。”
    “那难道就不能是领队?”王杰希问道。
    叶修摇摇头,说:“虽然没有俄罗斯领队的具体信息,但是可以确定,他们的领队是个男人。”
    就在三人猜测着女孩的身份时,那个女孩像是感应到三个人对她的关注一般,突然回了一下头。
    并不是动作幅度很大的回头,只是微微偏了一下头,看样子像是看着轮椅的扶手,但叶修他们知道,那个女孩的视线是盯着自己的。
    她微不可查地轻轻点了一下头,面无表情的伸手拂过轮椅的扶手,仿佛上面真的沾了什么东西,又转过头去了。
    “……呵呵,有杀气啊。”叶修突然笑了起来,轻轻掀起一边嘴角,两只手随意地插在口袋里,双眼紧盯着那个女孩,“应该就是那个战斗法师了,挺强的。”
    “确实挺强,她对战斗法师的理解程度和你相差无几了,打法有点像你,但又有些创新。”王杰希回头瞄了叶修一眼,“有点难对付。”
    “我不是指这个方面。”叶修摇了摇头,略有所思的样子,“她有点像唐柔……她的斗志很强,很好胜。”
    “这也能看出来?”
    “气质,她刚刚的眼神就是在宣战。”
    “行了,要到我们上场了。”喻文州提醒了二人一句,二人立马闭嘴。
    他们看着俄罗斯代表队的剩下两个人站起身,靠近女孩的那个是一个身高目测一米九左右的魁梧壮汉,他走到女孩身后,推着女孩的轮椅往叶喻王三人的方向走来。
    到了台阶这里时,看样子女孩的轮椅不是很方便下来,叶修伸出双手想帮他们一把,却被那个壮汉的动作给打断了。
    壮汉的双手从后面抓住了轮椅的两个扶手,直接将轮椅抱了起来,举重若轻地走下了台阶。
    叶修双手还在半空中,看得目瞪口呆。
    下来之后壮汉把女孩的轮椅放到了平地上,女孩突然抓住了轮椅的轮子,转过上半身看着愣在原地的三人,用不太熟练的中文开口道:“谢……谢你。”
    “嗨,不客气。”叶修状若无意地收回手,笑着回应了一句,在工作人员的催促下踏上了台阶。
    女孩对着叶修的背影喊道:“我们……在……不同的赛区!”
    “希望……我们可以……在决赛,碰到。”
    叶修没说话也没转身,只是举起一只手,对身后比了个“ok”的手势。
    这算是祝福……还是宣战呢……
    叶修笑了笑,向记者们打个招呼之后就坐了下来。
    在第一个站起来的记者问过问题,叶喻王三人也老老实实对着摄像机回答之后,来自世界各国操着各种口音语言的记者开始轮番上阵,势必要从中国队这里挖掘出更多的有意义有爆点的信息。
    “……我听说你们中国队的队长在国内有‘手残’这个称号,不知道你们荣耀联盟为什么会选择一个手残作为你们的队长呢?”
    王杰希看着那个站起来的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记者,眼神渐冷。这个问题,并不是预料之中会出现的问题。
    这个人话里话外都在讽刺他们中国队没人没本事,很明显,这就是个来找他们中国队不痛快的。
    王杰希张了张嘴,正准备要呛回去这个记者,另一个声音却在他之前响了起来。
    “我觉得在座的各位如果有好好做过功课的话,应该是认识我的吧。”叶修噙着一点浅笑开口,“哥呢,是本次世邀赛中国代表队的领队,基本上相当于此次世邀赛之行中国队的全权代表人。”
    “请喻文州队长回答我的……”
    叶修不管那个记者叽里呱啦说了些什么,也懒得听翻译恨不得长两张嘴似的翻译着两人说的话,只是继续微笑着开口:“虽然这次中国队的队长不是我定的,但是,我对这次联盟选定的队长没有任何意见。
    “不管他是不是个手残,以他的能力是完全可以胜任中国代表队队长这一职位的。这并不仅仅体现在他的战术素养和游戏角色的操控上,而是他对于整个战队的协调控制能力。选择喻文州作为我们中国队的队长并非是因为我中国荣耀圈中无人,如果诸位都是这么想的话,那可就太过低估我们了。
    “我们此次来到苏黎世的目的是世邀赛,我们的目标是夺冠,我相信来到这里的每一支战队目标都是夺冠。没人想做那个陪太子读书的角色。而我,相信喻文州能以队长的身份,带着我们中国队成为唯一的那一支冠军队。”
    叶修朝那位记者点了点头,转头看向被诘问的当事人。
    “我最后来回答一下那位记者带走人身攻击意味的问题,”王杰希抢在喻文州前面开口,冷着一张脸,一双大小眼蕴着火光。
    “就算我们喻文州队长是个手残,以您的脑残程度,吊打您也是毫无问题的。”
    站在一旁的翻译官翻译到这一句时喉头一梗,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将这句话原原本本翻译给了坐在台下的记者们。
    原本脸上带着挑衅笑容的记者脸色瞬间就变了,他指着王杰希,一时间竟口不择言道:“这里不是你中国,你人身攻击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翻译官脸色一变,咬着牙齿顶着满脑门儿汗,一字一句将这句话翻译转告给中国队的这三位代表人。
    喻文州此时才开口,他嘴角依然带着笑容,眼中却没有半点笑意。他说道:“这位记者,我们副队长刚刚已经说过了,是您先人身攻击我们的。”
    “你在国内时也有不少人叫你手残,难不成你要告他们人身攻击?”
    “他们是我的粉丝,是对我的爱。那您呢?您难不成也是我的粉丝?”
    记者立马微笑道:“是啊,我就是你的粉丝,不行么?”
    “抱歉,如果是我的粉丝的话,”喻文州收敛笑意,原本因气质原因而显得有些柔和的面部线条也冷硬起来,“他们是不会问出您开头那样一个愚蠢的问题的。”
    记者席里开始有窃窃的笑声,站起身的那位记者涨红了脸,他一把摔下手中的稿纸和笔,抬脚转身,怒气冲冲的离开了会场。
    而面对他的离去喻文州也只是微微勾起嘴角,朝着翻译官点了点头:“可以开始下一个问题了。”

    魏琛坐在套间的沙发里,难得有些安静,认真地看着电视屏幕。
    此时,电视里正在转播着新闻发布会上的一切。魏琛看着侧脸对着镜头,几乎可以说得上是有些咄咄逼人的三人,嘴角忍不住扯开一个并不大好看的笑容。是嘛,这才是中国队员嘛。
    可不能随便让人欺负了去。
    此时镜头恰好转向喻文州给了他一个特写,他一如既往地微笑着,温和地看向翻译官:“可以开始下一个问题了。”
    魏琛只是沉默地看着。
    最后一个站起来的记者是个中国人,魏琛也记得,是常先。想不到那小子居然也能混到苏黎世做个随队记者,小记者也慢慢成长,足够出国到处跑了。
    镜头拉近,给常先也来了个特写。他脸上带着兴奋的红晕,他看着中国荣耀圈的三位大神,一字一顿地开口。
    “请问三位,对这次苏黎世世邀赛之行有何感受?”
    用的中文。
    叶修笑着开了口,整个人放松地往后靠了靠:“苏黎世是个好地方,世邀赛组委会选地方的眼光挺不错的。”
    “那你们对于世邀赛的冠军之位有没有信心呢?”
    叶修和王杰希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喻文州,很明显是要让他们刚刚被人质疑了的队长来回答这个问题。
    喻文州站起了身,镜头稍稍拉远,将一众记者仰着头看着那个男人的样子尽数记录。他弯了弯眸子,双眼直盯着摄像头,目光像是穿透了镜头,看着远处的什么东西。
    “当然。我们中国队的每一个人,对于这个冠军,都很有信心。”
    魏琛脸上笑容消失了,他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太鼓噪了。
    他抬手关掉了电视,整个人瘫在沙发里,原本又有些僵化凝滞的血液也重新沸腾起来。
    中国队,冠军。
    多么美好。热血沸腾的三个年轻人,带着一队更热血沸腾更年轻的年轻人,朝着冠军进发。
    魏琛暗自嗤笑自己。多老个人了,还想着这些东西。
    他掏出了手机打开微博,更新了一条动态。

    “@魏琛:明天咱中国的大神们就上战场了,加油加油啊各位@君莫笑 @微草_王杰希 @蓝雨喻文州 ,漂亮话说再多没用!拿个金牌回来才算本事!也不枉老夫千里迢迢来给你们陪练了。”
    没过几分钟,叶修就转发了魏琛的微博。
    “@君莫笑:中国队要是拿了金牌,哥请你们看你们的老魏穿女装。没拿金牌,哥就让罪魁祸首喻队给你们穿女装@蓝雨喻文州[微笑]。//@魏琛:明天咱中国的大神们就上战场了,加油加油啊各位@君莫笑 @微草_王杰希 @蓝雨喻文州 ,漂亮话说再多没用!拿个金牌回来才算本事!也不枉老夫千里迢迢来给你们陪练了。”
    难得发微博的叶神,转发一次就下了如此大的注,引得粉丝们狼血沸腾,一个个跑评论区疯狂艾特两位当事人。喻文州倒是跑去评论了一句“那看来我是没机会穿女装了”,至于魏琛,发完微博他就不见了。
    此时的魏琛刚刚登上游戏没多久,在公会里玩得正嗨,公会频道里喊人拉人过副本,对叶修下的这样一个赌注一无所知。
    直到月中眠和田七他们给他发来一堆大笑的表情,并把微博截图发到了他QQ上,他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即抛下还未成形的队伍,翻手机找出了王杰希的手机号,又让他把电话转交给了叶修。
    “叶修——!!你他妈乱发什么玩意儿呢!谁要穿女装了!”
    而叶修只是笑呵呵地回了他一句:“没关系,八成你也不用穿,说不定是喻文州穿呢。”
    “……拿不到金牌,你就不用进兴欣一步了!”
    “那您老穿女装就这么说定了啊还有事儿先挂了啊拜拜嘞。”
    “……”
    魏琛听着话筒那头的忙音,揪了揪头发,玩战术的,果然心都很脏啊!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