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emmm再有待补充。

[华暗]兄长01


突然想写一写华总攻和暗总受,大概会是大纲文风,因为主华山号没玩过暗香所以大概会有很多bug……欢迎捉虫。
顺便这个只是相当于随笔一记……?更新时间未知长度也未知……
最后,扫个雷。
兄弟,伪黑化伪病娇伪囚禁普雷。
非软萌弱受。暗香在我的印象里大概是微冷的外冷内善的小伙子一类。
哥哥是个好哥哥。
华山是个好华山。
大概会清水吧……
其实全文已经脑补完了但是懒得动……
以上,虽然肥肠短小但还是祝食用愉快。
↣↣↣↣↣↣↣↣↣↣↣↣↣↣↣↣↣

    暗香自记事起就是暗香。
    听师姐们说,他是被兰花先生抱进来的,那个时候他才不过六岁。
    奇怪的是,他的记忆仅仅只从六岁开始。落进兰花先生怀里之前的那六年岁月,他是一点记忆也无。就像是他来到这个世界时就已经六岁,兰花先生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看到的人一般。
    然而,以往六年,怎么也是会记得一点东西的。
    他记得自己有个哥哥。
    哥哥似乎很爱笑,逆光之下仍能看见他勾起的嘴角。也许还有他轻轻揉着自己脑袋的那只仍属于少年人,略带薄茧的双手,和他模糊不清的语句。
    “笨蛋……还有哥哥啊……”
    暗香睁开双眼,眼角湿润。
    晦暗月光经过窗棂,照耀着他搭在被褥上苍白的双手。
    已是深夜,估摸着刚过了五更天。
    他深呼吸平复过度鼓噪的心脏,眼角却不受控制地一滴滴落下泪来。
    又来了……
    他拉过被角随意擦了擦眼睛,再次抬头时脸上已是漠然。他按了按心口,每当做梦梦见哥哥时,总会不受控制地落泪。
    他讨厌眼泪,他知道暗香男弟子在江湖上并没有什么硬气魁梧的形象,而眼泪在他看来更是软弱的象征。可唯有这种时候,唯有梦见哥哥的时候,他不想控制眼泪。
    他想找到哥哥。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哥哥的下落他有很大的执念。
    兰花先生也无法解释他的身世,只道是经过某处瀑布底下时,见到了当时如死尸一般趴在浅滩上的小孩子。兰花先生还暗想莫不是死了,凑近一看才知道,那个孩子还有气儿。
    兰花先生所知也仅有这么一点,对于他从醒来之后就一直心心念念的“哥哥”更是一无所知。唯一能给他线索的,只有梦境里,那个模糊不清的少年人剪影。
    而来到暗香已经十年,他也从懵懂童稚长成了清瘦挺拔的少年,梦到哥哥的次数却仅仅只有十二次。
    算上刚刚,也不过十三次。
    但是……
    暗香仔细回味了一下梦境,梦境中,那个少年人的剪影伸出双手,将肉嘟嘟的自己搂在怀里,勾起的唇角似乎藏着阳光。
    “我以后也想像爹一样,当个威武侠义的剑客!”
    哥哥捏了捏他的脸,那温柔亲昵的触觉似乎还停留在脸颊上。
    “这样的话,小[——]就可以不用长大了,就当个小孩子。
    “哥哥会保护好你噢。
    “有哥哥在,任何人都伤害不了你。”

    暗香垂下眼睫,心中已有哥哥大致的去向。
    剑客……会是华山么?
    暗香即刻起身,朝着兰花先生的卧房走去。就算是一个听起来有点荒诞的理由,他也要去看一看。
    他想,找到他的哥哥。能为他解释一切的哥哥。
    向兰花先生匆匆辞行之后,他便又回到了房间,简单收拾了一下行囊。而不一会儿,兰花先生也来到了他的房间,给了他一个木盒子。
    “……这个,是我当初在你身边不远处拾到的。因为不确定是否和你的身世有关,变一直没有交给你……”兰花先生将一直攒着的右手置于他的掌心之上,松开了,“我不明白你和他们是否是有什么关系……亦或是这仅仅只是巧合……”
    兰花先生抬起头,看着暗香清澈尚且稚嫩的双眼:“兹事体大,如果感到不对,立马用我留给你的木盒。里面是暗香的信号弹,方圆十里皆可看见,看见此信号的暗香弟子会立马赶往信号弹发出的地方相助同门。”
    兰花先生又拍了拍暗香的双手,叹了口气。
    “我知你对于自己的身世很在意,但若是出了事也不要勉强自己。”兰花先生笑了笑,“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
    “嗯。”暗香点点头,眼眶酸涩。
    他看了眼兰花先生交给他的东西,却一下子愣住了。那大概是佩剑上的饰物,翠绿水润的玉被刻成含苞的花朵状,珠圆玉润煞是可爱。
    “这是……”
    兰花先生伸出食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下一刻却又含着笑意揉了揉他的脑袋。
    “没事,你尽管去。若真有什么事,你在暗香长大暗香依然是你的依靠,大不了我们护着你。”
    暗香笑笑,收下了这玉坠子。

    天未大亮,离开暗香的那条小路上,驶过了一辆疾驰的马车。
    而前进的方向,朝着北边——那极寒之地。
    暗香撩开车帘,前方偏右的天边,隐隐透出一点紫意。
    紫气东来。
    天就要亮了。

评论(9)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