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灵感充沛,按时交稿,山珍海味热切糕;文思枯竭,只字难书,一碗清汤煮面条。

emmm再有待补充。

[喻魏]牢狱02


    兴欣和蓝雨两支战队都是下午抵达的苏黎世,晚上的时候陈果又非常豪迈地率领兴欣一行十二人出门觅食,吃啥随意,反正一切都有陈大老板买单。
    至于最后是怎么演变成一间大包间里兴欣蓝雨一共十九人坐满了两张大圆桌其乐融融不亦乐乎大大方方毫不介意地点菜吃饭的,黄少天表示他不知道绝对不是因为他看到了叶修和魏琛才死缠着来蹭饭的。
    陈果扭过头,看着另一张桌子上被喻文州和黄少天夹在中间的魏琛,以及紧邻的被黄少天和卢瀚文包围的叶修,深切地为这俩难兄难弟鞠了一把同情泪。微笑.jpg。
    “怎么了?”唐柔见陈果总往另一桌上瞟,也好奇看了一眼,立马明白了她在看什么,“……还真辛苦。”
    “是啊,真辛苦。”陈果叹了口气,笑意却不减半分,丝毫没有为他们担心的样子,“诶,我们管他们做什么,菜上来了赶紧吃啊小唐。”
    “唔。”
    确实,魏琛和叶修的境遇不可谓不惨。但最忙碌的还是当属黄少天,一边一个魏琛一边一个叶修,头扭来扭去非要“雨露均沾”,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叶修那边稍微要轻松点,虽然被黄少天和卢瀚文两人轮番以“PKPKPK”轰炸之,但叶神比较淡定,该吃吃该喝喝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毕竟自从他接过中国队领队之职时就没少被黄少天轰炸,再加上多年来各方面的磨砺抗性早就强得不要不要的,对这种小场面早已见惯不怪,免疫了。今次不过是多了个小卢小朋友,堂堂叶神又怎么会被撼动呢。
    而魏琛这边和叶修一比,就比较苦逼了。一边是黄少天不停地问他怎么这么多年也不回蓝雨看看,一边喻文州时不时补过来的问题也让他觉得老脸无处安放,投向他的眼神更让他觉得坐立难安,仿佛被凶兽盯上了一般,而自己就是那个懵懂无知的猎物。
    魏琛眯了眯眼,这种感觉,挺不爽的。
    一顿饭吃得食不知味。
    “魏老大,”趁着黄少天转头去找叶修的空档,喻文州唇边含了一抹笑意望向魏琛,若无其事地转动圆桌上的转盘,挑着自己喜欢吃的菜,“不知道这么多年魏老大都在哪儿玩儿?”
    “我?我还能去哪儿玩儿。社会闲散人士,怎么能养活自己怎么玩儿。”魏琛往后靠了靠,微微弯腰又从桌子底下掏出一瓶雪花打开了,给自己满上。
    他此时也喝了有四瓶了,在座的大部分都是职业选手,对酒颇为忌惮,只有他一个人一杯又接着一杯,浑不在意地,和包子隔着桌子对饮。大概是有一点上头了,他的右手无比熟稔自然地搭在了喻文州的肩膀上,轻轻嘘出来一口气。
    喻文州拿着筷子的手一僵,随后又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只不过之前注视着自己拿着筷子的手的视线偏转,看着这个不修边幅的男人。
    记忆里,他曾经的样子一点一点的又复苏了。
    雪白的泡沫漂浮在橙黄的酒液之上,有那么一朵沿着玻璃杯光滑的杯壁缓缓下滑,投入桌布的怀抱,消弥不见。
    魏琛也稍稍偏了一点视线,此时正心无旁骛地一口一口吃着菜的青年因为他的动作微微转头,认真地看着他,眼底像是有水波流过。他心中微微一动,像是漏了一拍。
    眼前这个八年来时不时就能在报纸上网络上找到的一张脸,八年前也还曾青涩稚嫩的脸,某种程度上自己也相当于看着他一步步蜕变的,这张脸。
    真实感与虚幻感交杂,他这才有一点点反应过来,他也有八年没和喻文州像今天这样靠得近过了。
    “其实这些年,我一直都在蓝雨附近啊。”魏琛顿了顿,眼底竟然也浮现出温柔的意味,“你们啊,你们这帮小屁孩儿,老夫可一直都有看着你们呢。”
    「可别想着偷懒啊,老夫一直都看着你呢。」
    喻文州一愣,双眼睁大,多年前相似的一幕从脑海深处涌出,不受控制的。
    而魏琛只是又喝了一口酒,听见叶修正跟小卢装逼吹嘘自己的厉害,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眶都有些泛红。
    他伸手有些粗暴地揉了揉眼角,更红了。分不清到底是什么原因。是因为好笑?因为手指太用力?或者是……其他什么理由。
    毕竟,那里是蓝雨啊。
    黄少天此时恰好回过头来,正听到魏琛那句“一直看着你们”。他愣了一会儿,微低下头,有些过长的额发稍稍盖住了眼睛。良久,他才开口道:“魏老大,你明明就在那里……为什么就是不回蓝雨呢?!”
    魏琛一怔,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身旁此时正皱着眉头小口小口喝着啤酒的温润青年。
    这个人对于他来说,象征了太多的东西。蓝雨,蓝雨的队长之职,索克萨尔,曾经的冠军队,自己没有的年轻,以及九年前……自己种下的恶果。
    全都是自己想回去,却不能回去的理由。
    席间有一瞬间的安静,下一刻宋晓郑轩两人又若无其事似地拉着包子罗辑胡扯,罗辑顺其自然权当什么也没听见,包子则是真的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而叶修一边应付着小卢,一边却也是悄悄朝魏琛那边凑近了些,想要知道魏琛会怎么说。
    结果发了一会儿愣的魏琛惆怅地叹了一口气,猛地灌了自己一杯酒,转而却是提起了筷子夹菜吃,无比自然,丝毫没有要回答这个问题的意思。
    喻文州握着玻璃杯的手紧了紧,指节有些发白,最终还是放下了杯子,也提起筷子吃菜。叶修大感无趣,转过头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卢瀚文神侃,只有黄少天一人还不停怼着魏琛追问,大有不等到回答誓不休的气势。
    可魏琛像是打定了主意,闭口不提这件事。
    快九点的时候,这顿开头莫名其妙中途也算热热闹闹结尾却意外有些沉闷的晚饭就这么虎头蛇尾地被揭过了。
    结账的时候陈果来到前台,掏出钱包正准备付钱就被告知他们那一间的费用已经被一位姓喻的先生付过了。陈果错愕地回头,恰好包间里一行人往外走着,叶修和魏琛俩人与其说是勾肩搭背不如说是魏琛整个人倚在叶修身上,叶修一边吐槽他“倚老卖老”,但也任他就这么挂着。喻文州正跟在他们俩身后,垂在身侧的左手上闪过一点乌光。
    “喻队!”陈果喊了喻文州一声,喻文州回过头,朝她走了过来。
    “喻队,这次让你破费了……说好的我请客怎么你又付钱了呢?”陈果笑了笑,说道:“不如这样,下次我做东,再请大家一起吃顿饭,就当谢谢你了。下次,喻队可不能再抢着买单了。”
    喻文州笑着点点头,也不执着于拒绝,道:“好,下次一定。”
    陈果挑眉看着喻文州转身跟上他们的背影,把钱包收好,心下有些感叹。大概是因为为人性格温和平常也爱笑的原因,喻文州总能给人一种让人能够放松下来的亲和力。想到同为队长,叶修无论何时给人的也只是满满的嘲讽力,虽然这个人非常可靠也让人很安心,但总有那么些时候,需要费很大的气力才能压制住想扁他的欲望。暗自叹了口气,又想到苏沐橙也是逢人一张笑脸温温柔柔的模样,总还是得庆幸她没受叶修那毒舌的传染。
    至于……
    陈果盯着喻文州的左手,一个款式很简单的黑环静静箍住了他的无名指。
    至于那位素来低调为人亲善坦荡据传是单身的蓝雨队长是何时名草有主被人抱走的,陈果觉得这事儿有点儿意思。

    因为各个国家代表队在苏黎世下榻的酒店都由各个国家的荣耀联盟自个儿掏钱解决,于是被召唤来到苏黎世的众人与中国队的十四人住在同一家酒店。叶修深切地怀疑是不是因为团购打折多订多惠所以才这么安排。
    回去的路上十九人又是一路,趁着国外没什么人认识他们,十几人选择坐公交回酒店。一路上又少不得要闹腾一下,到底还是觉得这里是国外,要保持矜持形象,都没闹得太放飞自我。
    国家队直接包下了25层一整层楼以作训练和起居之用,各个战队也在不同的楼层各占有五间房,蓝雨在16层,兴欣在11层。陈果为了方便,给兴欣多加的四间房间也在11层。
    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魏琛还有些晕乎,晚饭他喝了不少酒,虽然是啤酒但也耐不住自己一顿猛灌。
    他打开了窗户,支出小半个上半身,看着窗外星点霓虹和不时闪过的车尾灯,脑子清醒了一点。
    他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深吸一口又缓缓吐出,青白的妖娆烟雾慢慢融于苏黎世并不算燥热的空气里。
    黄少天在饭桌上问他的那句话又在他脑子里回荡,撞得他脑仁生疼。他伸手敲敲自己的脑袋,不由自主地去思考黄少天抛给他的问题。
    为什么不回蓝雨?
    是啊,为什么?
    其实这个问题早在他加入兴欣的时候就有人问过他,倒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不过就是当初他离开战队时的那些个理由——蓝雨,已经不再需要他了。
    蓝雨主力队现在全是第四赛季及之后出道的正值当打的年轻人,更何况还有同为术士的喻文州。若是魏琛以当时三十岁“高龄”回去,别提主力队员,能给他魏琛一个替补队员的位置都算得上相信他的实力,卖曾经的蓝雨队长一个面子。
    并不是苛待他,而是谁都不知道这六年退役的时光能给这个荣耀初代大神留下什么。
    当然,如果他当时真的选择蓝雨,无论是战队还是俱乐部肯定都不会同意他去做替补队员。堂堂蓝雨初任队长,最后却沦为替补,这不是笑话?
    旁人从来都不会站在俱乐部的角度考量问题,他们所知道的就是“蓝雨苛待曾经的功臣”这一颇具有话题性的东西而已。
    所以以俱乐部方面来说,让魏琛去做某个项目部门的经理就是最好的选择了,待遇绝对不会差,至少肯定比兴欣初期“为爱而凝聚的战队”要强上不少。
    但对于魏琛来说呢?
    他复出是因为不甘,不甘心看着别人肆意挥洒热血,而自己却仅在光辉了两年之后无奈退役,看着别人在他最为热爱的竞技场上厮杀。
    他想要的其实和叶修一样,只是胜负,只是战斗。而不是领着不薄的工资看着别人战斗,追逐胜负。哪怕他的状态已经不允许他再任性下去了。
    所以叶修邀请他,去做一个不被所有人看好的网吧战队主力队员的时候,鬼使神差地,他同意了。
    他只是……还不想太早地,从那个地方退场而已。
    而另一个让他不想回到蓝雨的理由,曾经也算是下定他离开蓝雨决心的理由,在现在的他自己看来,显得有些荒诞不经的,不能称之为理由的理由。
    那是年轻气盛的自己埋下的一颗苦果,这么多年,咽也没咽下去,更分享不得,就这么在自己嘴里心里停留了七八年,时不时想起当初的感觉也仍然觉得满嘴苦腥。
    不知该恨是生不逢时,还是该恨自己轻易动的真心。
    夜半训练营的初遇,两百多个日日夜夜的陪伴和指导,离开前一天头脑冲动做出的事,停留在他耳朵上,不敢用力的轻吻。
    都说是苦果了,却仍能从记忆里挖出一点近乎消弭的甜。
    蓝雨的夏天。
    有的时候被那帮子“兄弟”拉去酒吧浪的时候,看到某个相似身影他心里都会忍不住嘀咕——如果自己不是这样的年纪,如果自己不是这样的人,如果自己可以年轻一些,如果自己和他不是同性——
    大概结局也不至于这样,漫长六年的不相见。
    但是没有如果。
    某一次喝醉,大概是真的昏了脑子不清醒了,居然叫了一个和那个人气质相似的mb,却在最后关头看见了他的眼睛。
    那是和他心底那个人完全不同的一双眼,演绎出来的淡然,掩饰不去的惊慌。
    那还是个孩子。
    脑子里突然出现那个人的一双眼。清澈,深不见底,永远温润的样子,像是有水波从中流过。
    同样还是个孩子。
    他陡然间挽回了一丝清醒,暗骂自己的混账,疲惫地挥手给了mb几张钞票,什么也没干,让他走了。
    他一个人在那张床上枯坐了一夜,刻意沉醉过去的大脑反复忆起从前。和他的从前。
    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
    从来没有发觉,原来自己也是这样长情的人。这几年的时光轻得一句话仿佛就能概括全部,那个人的名字却始终缭绕心头不曾离去。
    曾经被一起混的兄弟吐槽“拔那啥无情”的魏老大苦笑,如果真被那帮人看到自己现在这幅样子,大概得笑死。
    荣耀官网,蓝雨战队简章里第一张照片,蓝雨现任队长神情淡然,嘴角微微勾起温和的弧度,双眼却毫无笑意,古井无波。
    面对那个小孩儿,他第一次,无比憎恶自己是个同性恋。
    魏琛手一抖,结成长长一串的银白烟灰颤巍巍地掉落,在坠落途中就已分崩离析。
    他盯着渐渐散落的烟灰,迷蒙的双眼重新聚焦,幻觉消失。不远处驶过的汽车发出轰鸣,掩盖了萦绕耳边的幻听。
    他恶狠狠掐灭了剩下的半截香烟,往下一扔,转身关上了窗子。
    手机被随意甩在了床上,漆黑的屏幕映着那个老男人,他面无表情,仿佛刚才因为一点点幻想就心猿意马的人不是他。他提着毛巾转身进了浴室,妄图用冰冷的水流稍稍压制一下心中的躁动。
    片刻后,手机屏幕突兀亮起。

    “微博:特别关心:@蓝雨战队_喻文州:小卢同学平安抵……”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