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灵感充沛,按时交稿,山珍海味热切糕;文思枯竭,只字难书,一碗清汤煮面条。

emmm再有待补充。

[喻魏]牢狱01


    魏琛跟着兴欣众人一起下飞机的时候还很不在状态。陈果唐柔等人都毫无时差颠倒和长途飞行带来的困倦,以包子为首的一堆年轻人一个个往前冲,只有魏琛和伍晨两人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魏琛提着自己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黑色旅行包慢腾腾朝着前来接他们去酒店的大巴车走去,心下感叹年轻真好,浑然忘了自己也不过三十出头。

    兴欣一行九人此时刚出瑞士苏黎世的机场,距离荣耀世邀赛开打还剩不到三周的时间,但就在这个时候,国家队中各个队员的母队:兴欣,蓝雨,微草,雷霆,烟雾,虚空,呼啸,轮回,霸图这九支队伍的俱乐部经理却同时收到了来自此时当任中国队队长喻文州的邀请,请每只战队除俱乐部老板和经理外再带上三名主力队员前往苏黎世为各自队伍的队员“陪战”。而那三名主力队员将陪同自家出战的队员打完全程世邀赛。

    其实早在国内赛前集训开始的三周后,领队叶修和队长喻文州就已经向联盟递交了这样的申请,但直到国家队抵达苏黎世的三天后联盟主席冯宪君才同意这个申请,于是在收到来自喻文州的邀请之后各个俱乐部经理也是紧急联系自家的主力队员,收拾一番前往苏黎世。

    而兴欣和蓝雨是来得最积极的两支战队,收到通知当天就连夜订飞机票,第二天就已经抵达苏黎世。

    兴欣这次总共来了九人,但其实真正被点名前来的只有身为老板的陈果,勉强算作是“俱乐部经理”的伍晨,再加上魏琛、唐柔和乔一帆三名队员。至于其余的四人全都是陈老板大手一挥多订了四张机票全当来旅游。而等世邀赛开战后,老板和经理要回国主持大局的,剩下那四人也是要一同回国,让那三人给叶修苏沐橙方锐他们“陪战”。

    当初在拟定出国人名单的时候包子还问过为什么那三个人当中没有自己的名字,陈果实在不好告诉他如果你去了就不是陪战稳定自家队员情绪的了,于是哼哼哈哈敷衍过去转身在出国名单上大手一挥加上了魏琛的名字。

    但是就按魏琛真心话来讲,出国陪战什么的他内心是拒绝的。首先这个所谓“陪战”听起来就十万分不靠谱,而且像叶修方锐这种猥琐流,真的需要陪战这种东西?身为兴欣猥琐三人组当中的年龄担当,魏琛对这种滑稽的行为表示嗤之以鼻。更何况,向联盟提出这个申请并亲自联系各大战队负责人的人,是——喻文州。

    魏琛和喻文州之间的那点陈年纠葛并不广为人知,毕竟魏琛退役也有六年之久,但至少职业圈中混得比较久的稍微有些资历的都清楚当年蓝雨发生的那点破事儿,到底也不是什么秘密。而此时受到其中一个当事人邀请的另外一个当事人,心情如何复杂自不必多说。

    当年连胜自己三场的少年如今已是世邀赛中国代表队的队长,如日中天的黄金一代,手速略慢也掩盖不了他的光芒。而自己已经三十二岁,职业圈中爷爷辈的人物。再多的经验再老道的骚操作再准的直觉也抵不过岁月的侵蚀,手速的变慢和反应的迟缓是无法更改的事实。所谓“当年勇”也都已经是十年前,而现在他也不得不感叹一句老了。

    他也不是没反省过自己当初为何就没及时发现那少年惊才绝艳的才能,但无论如何,结局不会也不能更改。他退役有部分原因确实是因为连输的那三局,但并非是觉得被折了面子恼羞成怒,而是那一刻意识到,战队,已经不再需要自己了,已经有了比自己更优秀的人可以接替自己的位置了。手速从来不是禁锢那个人的理由。

    他老了,哪怕在那时,他也不过二十四岁而已。

    说不羡慕嫉妒是不可能的,现在荣耀职业圈已经走向正轨,越来越繁荣也越来越完善,职业选手的职业寿命也越来越长,那时二十四岁的他已经是不得不退役的年纪,放到现在却是正大放异彩的时候。他魏琛风格虽然猥琐却也坦荡,从不藏着掖着,十足的江湖匪气。不怎么细腻,却就是他魏琛的风格。可若是要他当着人面承认自己的嫉妒和不甘,他还拉不下那个老脸。所以能避免接触就尽量避免接触,叶修说他这是逃避,他未置可否。

    其实还有一点他没有对外人提到过,他对喻文州并不仅仅只是羡慕或者嫉妒而已,但若是说恨那更谈不上,只是每次接触到有关于“蓝雨现任队长”或者“索克萨尔”的消息时心情都复杂的苦涩。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只是有的时候也会恍惚,十年前的种种仿佛骑上了白马追上了他,那些他的自以为是,他犯下的错,他的狼狈和不甘。

    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逃避。

    大概他也并不很乐意见到自己吧?魏琛只能这么对自己说。

    但恰巧天不遂人愿,当他在前来接兴欣去往下榻的酒店的巴车上看到坐在最后一排那个有些喧闹的少年时,忍不住一巴掌拍自己脑门上——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啊!这是兴欣的前辈们吧!”卢瀚文听到有人上车,转身的时候刚好看到陈果唐柔俩美女,顿时换上一副笑脸:“恭喜兴欣的前辈们,第十赛季总冠军呢!”

    “谢谢。”陈果笑着回应了一句,唐柔也礼貌的朝他笑笑,随即把行李塞到行李架上,在靠前的位置找到位置坐了下来。

    “恭喜。”郑轩和宋晓也对兴欣道了恭喜,郑轩放下行李后转身看到了跟在包子罗辑后面上车的男人,便又打了个招呼:“魏老大。”

    “唔唔。”魏琛点点头算是回了个招呼,嘴里叼着的烟没有点着,却也没有要取下来的意思。

    宋晓看看郑轩,又看看魏琛,才反应过来这个不修边幅大大咧咧的男人应该就是蓝雨的第一任队长。虽然自从兴欣进入大家视野的时候就有不少关于成员的介绍,但他对于这个“蓝雨前前任队长”的身份并不怎么有实感。他进入蓝雨青训营的时候恰好是魏琛离开之后,而郑轩是第二赛季初报名的蓝雨青训营,叫魏琛一声“魏老大”倒也不意外。

   “呃……魏琛前辈。”

   “唔唔。”魏琛依然没有松开嘴里叼着的烟。陈果看见了又免不得要说几句,让他等到了下车之后自己窝个角落抽去。而魏琛听了依然只是含糊的嗯嗯,像是根本没听进去。陈果也懒得多说,看他确实没有要点燃那根烟的意思也就不管他了,转头和唐柔兴致勃勃地研究世邀赛去了。

    一路无话,连小朋友卢瀚文一路上也变得安安静静,带着眼罩瘫座位上眯了一会儿。

    魏琛就一直盯着车窗外,也不知道是在想心事还是仅仅只是发呆。

    巴车进入了酒店的停车场,一行十四人下了车,走到酒店门口时,就看到了早等在酒店大堂里的五个人。

    叶修正瘫沙发上吞云吐雾,方锐也瘫他旁边刷着手机,嘴里也叼着燃了半根的香烟,苏沐橙站在大堂中央巨大的玻璃鱼缸前,兴致勃勃地对着鱼缸里拍着什么,而黄少天则坐在背对着酒店大门口的单人沙发上玩着手游,喻文州站在他身后,微微弯着腰看着他玩,时不时伸出手指一指,说上几句话。

    最先注意到他们的是叶修,他抬手朝这边摇了摇,起身把烟摁熄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

    “哟,嗯……”正准备一个一个点名打招呼的叶修沉默了一会儿,“大家好啊。”

    “怎么样,意外不意外。”陈果走在最前面,“我把大家都带过来了。”

    “可是最后不也是只能留三个人在这里……”

    “闭嘴。”陈果果断不想听叶修说完,转向刚刚回过头的苏沐橙,“哟!沐橙!”

    “大家都来了啊。”苏沐橙微微笑笑,也看到了和兴欣一起来的另外五个人,“嗨!”

    “沐橙前辈!”卢瀚文最激动,往前跳了几步,“给我签个名吧!!”

    “咳咳!咳咳咳!”黄少天此时也放下手机,正准备张开怀抱迎接自己的小弟,却看到小弟转头朝着美女要签名去了,立马不爽地清了清嗓子。

    “啊!少天前辈!”卢瀚文听声识人,赶紧喊道,“我就知道你会来接我!”

    喻文州也站直了身体转身,朝着众人笑着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视线扫过魏琛时稍微顿了顿,开口道:“魏老大也来了啊。”

    “啊?!魏老大也来了?!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黄少天果断抛弃卢瀚文。

    “小喻不错啊,都是国家代表队的队长了。”魏琛看着朝自己走来的两个青年,笑得大声,“少天也很厉害!颇有老夫当年的风范!蓝雨真是人才辈出,比起某个不要脸只知道退役复出退役又复出的家伙好太多了。”

    “呵呵。”叶修笑得一脸高深莫测,“手下败将。”

    “走走走方锐大大,带我们看房间去!”魏琛立马岔开话题,率先提起行李一肘子拐着方锐带领兴欣众人朝电梯口走去。苏沐橙收起手机朝蓝雨那边的人笑了笑,也跟在了后面。

    看着兴欣浩浩荡荡一群人占着唯一一部恰好停在一楼的电梯先行,蓝雨众人只能等着别的离得近的电梯下来了。

    “其实魏老大完全可以再回蓝雨的嘛……”黄少天双手交叠搭在脑袋后面,看着紧闭的电梯门,“诶队长,你说魏老大干嘛非要去兴欣呢蓝雨不好吗?他要复出的话第一选择应该是蓝雨吧你看蓝雨有你有我还是他的母队他怎么就想不通上了叶修的贼船呢……”

    “可是最后兴欣是冠军。”喻文州笑了笑,恰在此时电梯也到了一楼,“走吧,我们也上去吧。”

    “噢噢。”

    另一边,因为联盟只提供了五间房,于是我们陈大老板大手一挥又在同一层多订了四间房,确保一人一间。

    而在众人都忙于和苏沐橙方锐寒暄或者是整理行李的时候,魏琛却猥琐地把叶修拉离了众人又生拉硬拽把人拖到了走廊尽头的窗台那里,满脸严肃,令人忍不住也端正态度。当然,如果忽略他估计得有十天半拉月没刮的胡子和起码有三天没有洗过的头发的话。

    “干啥干啥,我跟你讲哥的时间是很宝贵的,别浪费哥的时间。”

    “去去去,你当老夫就很闲啊?谁他妈跟你扯犊子呢。”魏晨一脸嫌弃,“老夫问你哈,联盟突然把我们一大帮子人拉到这边来,不会只是闲得蛋疼做你们小迷弟看你们打比赛的吧?如果真是这么无聊浪费时间老夫就回国了,懒得陪你们在这瞎搞。”

    “呵呵。”叶修笑了笑,说了三个名字:“孙翔,唐昊,张佳乐。”

    “他们仨?咋了?不能上场啊还是咋?”

    “没怎么,小孩儿第一次见大场面多多少少会紧张嘛。”

    “信了,张佳乐也是小孩儿?也是第一次见大场面?”

    “即将拿到人生中第一座冠军奖杯摘去万年老二的称呼,心情有些小激动吧。”

    “呵呵。”魏琛模仿叶修的语气,还比了个中指,深切地表达自己的鄙视之情,“说正事呢,别他妈老不正经。”

    叶修叹了口气,思索了一下,才开口道:“这个提案真要说的话,其实是我和喻文州商量了之后才决定的。至于会有这种想法的话……就我刚说的,那仨小屁孩儿出问题了。”

   “怎么?还真打不了比赛了?”魏琛想到什么可能性,脸色变了变,“你们……叫我们来这儿,不会是要我们给那些不能上场的代打吧?不是我说哥们儿,你确定世邀赛允许我们这样搞?你确定不会直接一张红牌取消中国队资格?”

    “谁跟你说了要你们代打了?我说老魏你就不能安静点儿听我说完再提意见?”

    “OKOK,你讲你讲。”

    “……我还是先从原因开始讲啊。”叶修清清嗓子,老神在在,“最早发生状况的是孙翔,在国内集训的时候就已经有些不淡定,越到要出发的日子他越兴奋,越控制不好自己,训练的时候经常性的开场不一会儿就爆手速,个人赛有的时候连方锐都猥琐不过,和团队也已经是完全脱节了,完全加不进节奏。结果唐昊这小年轻也被他的节奏带过去了,然后就燃了,俩人跟较劲似的比着谁失误多。”

    魏琛目瞪口呆:“啧……我该说不愧是孙翔大大吗,我还以为他在轮回和周泽楷搭伙见过大世面之后已经成熟起来了!”

    “……哪有那么容易。”叶修笑笑,“还是小孩儿,还得磨。”

    “啧,”魏琛挠挠头发,“那张佳乐呢?”

    “原因我不说了吗,就是因为冠军啊。”

    “啥?”魏琛怀疑自己听错了,“你们还真觉得自己来这一趟就轻轻松松拿个冠军回去啊?”

    “冠军谁不想拿,我们大老远来瑞士可不是为了陪太子读书的。”

    “老叶不是我说你,这又不是挑战赛或者国内的联赛,这是世界级的,世界!谁他妈知道哪个小犄角旮旯里会蹦出个什么游戏之神出来。”

    “我就是荣耀之神。”

    “……你可闭嘴吧。”

    魏琛对叶修的不要脸表示无视,从口袋里掏出烟盒,点燃最后一根之后把烟盒随手甩向窗外。

    “不过张佳乐实在是,往自己身上压太多东西了。毕竟他也这个年纪。”

    毕竟他这个年纪。

    魏琛一顿,转头发现叶修居然也是一脸深沉的望向窗外。但听到叶修说到张佳乐的压力的时候,他却沉默了。

    虽然张佳乐万年老二的梗常被人拿来吐槽,但到此时他也开不了那个口顺嘴就是垃圾话。叶修却没注意到他陡然的沉默似的,继续说着:“参加这次世邀赛已经是他的极限,很可能第十一赛季前他就得退役,也就是说,这已经是他最后一次夺冠的机会了。光凭复出那会儿的那一股冲劲,也只够支持他走完世邀赛了。”

    “嘁……”魏琛终于开口,语气满满的不屑,眼中却浮出一抹痛色,“冠军有那么重要么。”

    “很重要。”叶修盯着他的眼睛,“冠军,很重要。”

    魏琛避过叶修的双眼,转身趴在窗台上,往外吐出一口烟气,嘴角慢慢划开苦涩的笑容。

    “是啊……冠军,很重要。”他喃喃道,把没吸完的半支烟摁灭在窗台上。

    总冠军,这是那个家伙整个职业生涯的执念。退役,是因为看不到夺冠的希望,不仅仅是对战队,更多的也是对自己失望了,才会毫无预兆地选择退役。但只要有一点点希望,他也会堵上一切,为一个冠军。冷漠的,孤绝的,拼尽所有。

    站在这个圈子里,有谁敢说自己不渴望那个奖杯?有谁不渴望站上志高,被承认自己的实力,自己的努力?

    张佳乐在霸图复出的消息出来的时候魏琛也没生出嘲讽的心思,他何尝不是这样?也想和叶修方锐他们一样,放开手脚在奔向冠军的道上拔足狂奔,摔倒了也不要紧,不过是从头再来。

    呵……从头再来。

    魏琛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自嘲的笑笑。

    多么奢侈啊……从头再来这四个字,已经不再适合张佳乐,以及他魏琛了。

    他调整调整自己的心情,头也没向叶修那边偏,问道:“所以你们就把我们叫到苏黎世来了?这就是你们的解决方案?有卵用啊?”

    “其实我的意思是不用管他们,摔个一两跤就知道厉害了。但是喻文州觉得还是尽快调整好他们的心态比较好,这毕竟是世邀赛,赛程短回合少,每一分都很重要。他提出每支战队抽三名主力过来和国家队队员们陪练,营造氛围放缓节奏,我反正是没意见的,但是老冯一直觉得……”

    “喂喂我说你们俩,鬼鬼祟祟躲这儿说什么呢。”方锐走了过来,打断了叶修没说完的话,“什么老冯?老冯咋了?他也要来苏黎世?”

    “没咋,就跟他解释了一下他们到这儿来得工作性质。”

    “噢——”方锐拍拍魏琛的肩膀,笑得一脸纯良,“小迷弟你好,应援牌做好没?用不用我方锐大大给你签个名儿?”

    “滚起。”魏琛拍来他的手,一脸嫌弃,“老夫成名的时候你小子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里玩泥巴呢。”

    “好汉不提当年勇啊魏老大。”

    “我就问你第十赛季总冠军是不是我魏琛打的?!”

    “屁,照你这么说老子也是第十赛季总冠军!”

    “你他妈……”

    “行了都给我闭嘴!”叶修突然大喊一声,“第十赛季冠军你们争,世邀赛的总冠军哥可就不客气了!”

    魏琛果断朝人竖起了中指,方锐却亲昵地把手往叶修肩膀上一搭,笑呵呵地道:“叶哥叶哥,带我夺冠带我飞啊叶哥。”

    叶修呵呵一笑:“我是不会上场的。”

    远处,叫方锐去把那三人喊过来准备去吃饭的陈果眼睁睁地看着那三人聊得“热火朝天”,忍不住叹口气。

    “啧啧啧,兴欣猥琐三巨头再聚首,猥琐度再上一个台阶啊。”陈果对唐柔说着,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唐柔听了之后也是深有所感地点点头。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