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灵感充沛,按时交稿,山珍海味热切糕;文思枯竭,只字难书,一碗清汤煮面条。

emmm再有待补充。

[喻魏]牢狱00

喻魏啊,这是我想写很久了的一对,可以说是非常冷了的冷cp(我还因为这个和朋友有争执过因为他吃喻黄和喻王……),很委屈,魏老大明明这么可爱_(:з」∠)_
从二刷全职之后开始就坚定喻魏不动摇,可惜这个这个……这个粮确实有点少,然后就只好自产自食了!

好吧好吧不多叨叨了,顺便悄咪咪说一句本文不定期更新来着……这只是序章,第一章等我下午考完试就贴上来。
以上,望诸君观文愉快 |・ω・`)

↣↣↣↣↣↣↣↣↣↣↣↣↣↣

    [叶神带领兴欣战队再创奇迹!斩获荣耀联赛第十赛季冠军!]

    [第十赛季总冠军!史上获得总冠军最多的男人——叶修!]

    [令人意外的草根战队——兴欣!]

    [一拿冠军就退役,叶神这次还会回来吗?]

    [心中的斗神从不曾离去——是一叶之秋,也是君莫笑!]

    报纸上,关于荣耀第十赛季以及这一届总冠军的消息铺天盖地。而自叶修再一次宣布退役之后,报纸上关于他的讨论更是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喻文州再次感叹了一下这个男人的能量,以及他所带来的一切,合上了报纸。

    这一次的专栏访谈,依旧没有那个人的。他决定不去想那么多,总会有再遇到的一天。

    电脑桌上,安安静静地躺着一张世邀赛邀请函。

    喻文州放下报纸,拿起了那张邀请函,黑色暗纹的封底,张扬地印着“荣耀”两个字,金色的,永不会退场的荣耀。

   而在信封的背面,也用烫金工艺印上了“喻文州”三个字,字迹就是他自己的。线条流畅,转角处圆滑,收笔处却又泄露锋芒。

   字如其人,这句话没有错。

    他摩挲了一会儿这张邀请函,笑了笑,把它放在了一边。手机突然响起,来电显示“黄少天”。

    “喂?少天?”

    “队长队长队长我收到了世邀赛的邀请函!我刚打电话问过老冯了他说是真的!话说队长你收到没不过我大蓝雨的队长肯定收到了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但是这个邀请函寄来的真的好随便啊居然就搞个快递寄了过来他就不怕丢件吗而且这个背面的名字是我自己的字吧?你说他们会不会是从我们交上去的合同上的签名搞来的名字吧好随便啊!那不行啊我那次签名没签好啊字丑的一匹你说我现在再找老冯让我把名字重写一遍他会不会同意啊……”

    “嗯我也收到了。”直截了当的阻止黄少天继续说下去,喻文州揉揉额角,“其实冯主席也有和每个俱乐部的经理说过,邀请函和经理的通知是同时下达的。邀请函只是形式上的通知,所以快递丢不丢件也无所谓。”

    “咦那经理怎么没和我说?他怎么只和你说了?经理是忘记我了吗不应该啊我可是剑圣啊而且这么重要的一个比赛邀请他怎么能忘了呢经理这样真的是太不负责了……”

    大概是嫌你话太多吧。

    当然这种话喻文州是不会说出来的,自动滤去黄少天剩下的毫无意义的大堆唠叨,简单和黄少天确认了一下到达联盟总部的时间,就挂了电话。

    他看了看手机,现在是晚上八点半。而时间之下,是一个男人的肆意张扬的笑脸。

    这张大概是偷拍的一张照片,男人并不是特意看向镜头,更像是无意中被同伴勾肩搭背转向这边。蓝雨战队蓝白色的队服被他随意搭在肩上,深灰的紧身背心勾勒出身上薄薄的一层肌肉,并不夸张,但绝不瘦削,透过屏幕的江湖气。

    那是战队冲入决赛局,即将迎战嘉世的时候,身为队长的他说请全队吃饭,顺便还捎上了他从网游里挖来的聒噪少年。
   以及他喻文州。

    那个时候还是第二赛季末,他虽然状态已有下滑,却仍然意气风发。他不服老,不畏老,所有的热血所有的冲劲全部都给了荣耀,连同方寸之间的竞技场。

    他关上手机,又打开,手机锁屏上依然是那个男人,但并不是同一张照片。那是他的背影,从上往下拍的。他背着并不饱满的黑色旅行包,叼着烟,走在黑夜里,途经一个个发出惨白灯光的路灯。

    缭绕的淡青色烟雾中,他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微低着头。

    那是他离开战队的那一天,他目睹他离去时拍的。喻文州没有冲下楼拦住他不要他走,也没有叫住他要他回头,只是默默看着那个男人离开,把他的背影记在手机上,刻在脑子里。

    这两张照片喻文州存了九年,也做了他九年的手机壁纸。九年了,无论他换过什么手机,第一时间移到新手机上的都是这两张照片。

    在他还在蓝雨的那两年,在他迷上他的那两年,他给过他很多东西。远比任何人想的都要多。

    “看准机会再上啊傻逼!”

    “没有机会?”

    “机会不是你他妈等着别人给你的,是你给自己创造的。”

    “老夫没什么能耐,能给你的就这些了……”

    “你要记得,引导错误,创造机会!”

    因为他的存在,才有他创造机会的战术大师之名。

    喻文州双眼微眯,眼底如水波流过一般泛过亮光,蕴藏着他最不可告人也最想告人的秘密,一闪而逝。

    知道他是自己不可触及的存在。

    但就是,无法避免的,无可抑制的——

    最初,是他让他喜欢上这个游戏,成为他加入蓝雨的理由。

    慢慢的,那个男人并不如何高大的身影竟成为了他的信仰,甚至……妄图超越的人。

    魏琛。

    可真正战胜之后,他却并没有感受到丝毫满足。

    不够……不够……到底是哪里不够……?

    不仅仅只是想要仰望而已……不仅仅只是想要追逐而已……不仅仅只是想要超越而已。

    当看到他惊愕的表情的时候,他心里居然冒出一个念头——

    想要把他据为己有。

    魏琛——

    喻文州放下手机,脱力似的瘫在电脑椅里。

    桌面上,依旧是那一份没有他消息的报纸。

    魏琛,我等你好久。

评论(10)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