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emmm再有待补充。

[喻魏]这一天,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中)


    回到家还是魏琛开的门,喻文州的钥匙给放在行李箱的夹层里了,不是很方便拿。结果开门的时候魏琛又习惯性说了一句“我回来了”,害得喻文州以为家里是不是又有其他人。
    当得知这只是魏琛一个下意识的行为的时候,喻文州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疼这样的魏琛,又喜欢极了这样的魏琛。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有点像独守空闺的小媳妇……”
    “我不知道谢谢快闭上您的嘴吧喻大爷。”魏琛进了厨房,皱了皱眉,掀开蒸鸡蛋的锅盖,果然,水已经干得差不多了。幸好回来得还算早。
    鸡蛋蒸得表面微微鼓起,掀开盖子水汽放出去以后又迅速瘪了下去,本应该平滑的蛋羹表面有些皱了,看起来像是皱纹一样。魏琛有些挫败,得,蛋液里面牛奶又加少了。
    喻文州喜欢吃那种平滑入口即化一样的蛋羹,最好是牛奶兑蛋液而不是清水兑。
    喻文州很少像现在这样闲不住过,他也跟进了厨房,双手无比自然搭在魏琛的腰间,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贴得极近的姿势。
    魏琛有些不习惯,他挥了挥手想把人赶出去。还有几道菜没有炒。
    喻文州乖乖捧着蛋羹端上了餐桌,又帮着把汤盛出来。看着老男人系着印了有“大X鸡精”搞笑印花的围裙在厨房里忙碌,他突然有种不想回G市的冲动。
    这样烟火气十足的日子,这样能让他切切实实感觉到自己也是平常人的日子,这样舒服的日子……一辈子这样,才叫活着吧?
    喻文州摆好碗筷,坐在饭桌边等着魏琛炒菜。不是他不想帮忙,而是只要他一靠近厨房就会被魏琛赶出来,特别嫌弃的说着“你等着吃就行了”。感觉就像是被当成了小孩子。
    也只有在床上的时候,魏琛才不会觉得他是个“小孩子”。
    喻文州失笑,自己满脑子什么玩意儿。
    不过先吃饭再吃他好像也还不错。
    魏琛把最后一点芹菜炒肉赶到盘子里的时候觉得背后有些凉,他警惕地回头,看到喻文州正对他笑,一脸正气凛然纯良无害。
    魏琛手一抖,菜汁滴在了流理台上。
    ……通常喻文州这种表情的时候,就代表着他很开心。嗯……某种意义上的“开心”……而这种时候,就意味着——魏琛你惨了。
    围裙脱下团成一团,一道道把菜端上桌。四个菜,一个汤再加上“魏琛特供(皱巴巴)鸡蛋羹”,就是这顿接风饭的全部。不算多么大排场,但对于他俩来说,够了。
    喻文州对这顿饭没什么可以挑剔的,菜色都是自己喜欢吃的。没有少放盐也没有多加醋,味道虽然不是什么厨神级别的,但对于曾经靠着外卖和泡面勉强维生的老魏同志来说,已经是非常非常大的进步了。
    他才不会和老魏讲他看见了茶几隔层抽屉里的那几本沾了油污的菜谱。
    鸡蛋羹有些老,但口感很弹,奶香味十足。他突然觉得偶尔换个口味似乎也还不错。
    吃过饭两个人一起坐在沙发上消食,简约的布艺沙发上并排着瘫着俩大男人,没有多么亲昵的头靠着头你窝在我怀里我枕着你大腿,但两个人的手却没有松开过。
    喻文州动了动手指,微垂眼睫,他爱极了这样闲适放松什么也不用想就看着电视的老夫老夫相处模式。宁静以致远,他相信他可以一直牵着老魏的手走很远。
    “你什么时候回去?这次能留几天?”
    “这次我请的年假。”魏琛闻言侧过头看了他一眼,喻文州继续说道:“年后回去,你要想在这儿过年我陪你,你要想回G市过年我也带你回去。”
    他也侧过头,微微抬眼,认真地看着魏琛,嘴角是习惯性的笑意,却并不冰冷:“今年我跟你一起过年。”
    “啊,那挺不错。”魏琛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去,没神的双眼继续盯着电视机,嘴角的微笑却怎么也压不下去。
    “魏琛……”喻文州突然把一把搂过魏琛,双手扒在他身上,一颗脑袋埋在他胸前,呼吸清浅。他嗅着魏琛身上经年浸出来的淡淡烟味,却并不反感,反而有些安心。
    “找个时间,我让我妈见见你。”
    “……我怕你妈一时想不开拿把菜刀把勾引他儿子的老家伙给砍死。”
    “不会的。”喻文州声音有些闷闷的,魏琛任他这么抱着,也不回抱,只是把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背上,另一只手还抓着遥控器换台。他知道喻文州有些疲惫了。
    “魏琛……如果我妈要砍你,那就先砍我。”
    “幼稚。”魏琛言简意赅地总结,喻文州也没有反驳。
    两个人就这么维持着这种姿势,时间仿佛都停驻了。
    时钟显示九点半,该上床睡觉了。
    魏琛拍醒不知道什么时候扒在自己身上睡着的青年,起身活动了一下有些酸疼的腰。喻文州刚醒眼中还有些迷蒙,却仍固执伸过手替魏琛揉捏着酸疼处,力道恰到好处。
    他还没有完全清醒,一只手替魏琛揉着腰,脑袋搁人肩膀上,另一只手已经慢慢摸索着往魏琛衣服里伸了。
    指尖传来一阵阵酸酸麻麻的感觉,细针扎一样,大概是迷糊睡过去的时候压到胳膊了。却依然不影响他感受魏琛的肌肤,魏琛的温度。
    “我想你了……老魏……”
    他又重复了一遍,眼睛甚至直接闭上了,仿佛睡着了,手底下的动作却完全不像是睡着了。
    魏琛耳垂泛着可疑的红色,他颇有些无奈地拍拍肩膀上的那颗脑袋,另一只手伸到身后去扶住喻文州的身体。估计他的腿已经睡麻了。
    “行行行知道了知道了……老夫也想你行了吧?”憋了一口气又缓缓放出,魏琛这才继续说道:“……去床上……?”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