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鹤疏

往下往下↓↓↓

在下待鹤疏,江湖人称“待待”或是“小新”。

一个飞猪流青春疼痛典型非代表人物。

同时也是个戏精,沉迷沙雕表情包无法自拔。

混吃等死的写jio,头像即本人。

本命魏琛,我永远都爱他!!!

墙头又多又杂,目前主食虫铁楚郭喻魏锤基楚路巍澜。

补上:以上所提cp不拆不逆,注意避雷阿里嘎多。

所有文章不开放站内转载,转载到别处请经过我同意。

没有猫,也清楚自己还需要慢慢磨练慢慢学习,慎fo。

坑品很差,真的差,没人提醒我的话可能某个坑坑着坑着就真的忘了,一干二净的那种。

emmm再有待补充。

[喻魏]这一天,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上)

其实这是2月10日就写了的,小喻同志的生贺……来着……
但那个时候已经把老福特卸载了今天才(……)我的错我有罪/土下座
本篇分上中下,下篇会有肉怕被查水表所以大概会以图片形式放上来。
那么,以下正文——

↣↣↣↣↣↣↣↣↣↣↣↣↣↣↣
    魏琛从兴欣俱乐部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将近一点了。以往中午都是十二点半差不多就到家了,他抬手看了看表,这次得很晚一段时间了。

    兴欣俱乐部前身就是兴欣网吧,经过这几年发展终于还是在原地生根发扬光大。于是这导致兴欣俱乐部成为了一个最具有烟火气的俱乐部,出了一楼门口左转紧邻着的就是一家平价家常菜,右转五十米是一家活鱼馆,再往前几步是家早餐铺子,只有早上六点到九点开门,卖的牛肉包子十分美味。

    而左转走大约一百米,左侧就是一条不算太窄的小巷。小巷大概一百来米长,往里面是某个小区的后门。那里每天会有很多人摆摊卖菜,席地铺上一层塑料膜,放上新鲜的蔬菜瓜果,也会有推车上挂着肉类叫卖。从早上五点半到下午三点半,很是热闹。

    那里被附近的人称作“后巷菜市场”。

    魏琛把羽绒服的拉链拉上,转身朝着菜市场走去。

    二月份的H市已经开始回暖,当祖国的东三省还沉浸在茫茫白雪之中的时候H市的路面都干得差不多了。但每次魏琛出门前喻文州总要检查一遍魏琛的行头,不到三月份不让他取下围巾。只有在兴欣开着暖气空调的室内,魏琛才能脱掉羽绒服,穿着羊绒衫走来走去。

    叶修嘲笑他这是老了养生,他坚定地回敬了一个中指——被许博远管得连烟都快戒干净了的叶不羞没资格说他。

    他其实并不讨厌,甚至可以说还有些喜欢的这样被喻文州照顾着,比起以往三十来年瞎他妈过的日子要舒服得多。至少他能感觉到,还是有人关心着他的。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有人告我夜已深,有人问我粥可温。

    真他妈矫情。魏琛被自己肉麻了一下,缩了缩脖子,下一步踩着了一片碧绿碧绿的菜叶。

    和卖菜的大爷大妈们周旋砍价,魏琛提着两大袋肉类和蔬菜踏上了回家的公交车。兴欣待遇苦啊,逼得他堂堂战(wei)术(suo)大师把宝贵的脑力体力耗在了这些凡人俗事上面。

    他才不会承认这是习惯使然。

    ……一块三毛也是钱的好吗?!

    回到家的时候都两点多了,魏琛进门换鞋脱口而出一句“我回来了”,却并没有人作答。

    他熟练的把袋子放在流理台上,转身洗手。幸好下午请了假不用再往兴欣跑,他有足够的时间以及摸索着磨练出来的手艺做出一桌子好……能吃的。

    魏琛在厨房里又消磨过去两个小时,紫砂锅上灶,合上盖子,老火汤的馥郁香气厚重而勾人脾胃,鸡蛋羹也刚刚进了蒸锅,剩下其余都只是快速翻炒就能成的小菜,他翻了翻手机,确定了一下时间,嗯,刚刚好。

    把蒸鸡蛋羹的火打到最小,又反复确定蒸锅内的水在他回来之前不会蒸干酿成惨案,魏琛脱下买鸡精送的围裙,拿起钥匙转身又出了门。

    其实魏琛他有车也有驾照,但他不常开。一是因为反正也有公交车直达兴欣门口,没必要每天还开车跑去兴欣,找车位还麻烦呢;二就是能省则省,魏琛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妈而且抠门了。

    但是,他并不讨厌这种日常。

    赶到机场没用多少分钟,幸运的是喻文州的飞机并没有晚点。他一路小跑到接机口,恰好看到一波人潮从出口处涌出。

    魏琛并不着急,他双手都插在口袋里,口袋里面是车钥匙和手机。手机屏幕似乎有些滑腻,应该是汗。

    喻文州拖着一个并不小的行李箱慢悠悠走着,一眼看见各色人群之中的他的老魏。嘴角忍不住弯了弯,眼中只留得住那一个人。

    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过去,走到他面前却又有些局促的样子。一个在H市一个在G市,两人确实分别得有些久了。久到积攒的那些话一时间全都想告诉对方,却又堵在嘴边不得发泄。

    这个时候最适合的表达方式是亲吻,喻文州也确实很想这么做,但这里不算是特别好的接吻地点。

    魏琛朝他笑了笑,双手拿了出来透透气,甩着手往前走去。左手上的车钥匙叮叮啷啷,挂着的挂件是个Q版的喻文州同人形象亚克力挂件,和Q版的魏琛同人形象亚克力挂件。

    其实魏琛一直都很想吐槽他的Q版形象——他哪有那么猥琐?!

    喻文州的笑容都快超出平常矜持的界限了,他往前几步跟上魏琛的步伐,一只手拉着行李箱,另一只手趁着羽绒服袖口的遮挡,轻轻碰了一下魏琛的手指。

    魏琛有些好笑地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孩儿,嘴角快咧到耳后根去。

    “……幼稚不。”

    “嗯,幼稚。”喻文州把行李箱往后备箱一扔,趁着魏琛停车的地方没什么人,转身把魏琛按在了车门上,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只对你幼稚……我好想你。”喻文州用鼻尖轻轻蹭着魏琛的,声音放低,近乎引诱又像是撒娇,“你想我吗……?”

    魏琛笑嘻嘻一把推开喻文州,把他塞进副驾座,自己坐在了驾驶座上。他舔舔嘴唇,说道:“想个屁,回家吃饭。”

评论

热度(39)